《锋芒》作者:柴鸡蛋

锋芒的内容简介……

【娱乐圈爽文,禁止一切形式转载,盗文必究】

韩东是群演,兼职看相,预知力爆棚,测姻缘神准。

某天他算出圈内大金主与自己“姻缘相配”,作为纯种直男,他不惜在金主面前自毁形象,装傻X,装龌龊,怎么讨人嫌怎么来,生怕人家瞧上他。

你以为金主会适得其反地看上他么?那你就错了。

韩东折腾来折腾去自己反倒动心了,又开始千方百计挽回,结果之前演技太好,傻X形象深入人心……

锋芒的关键字:锋芒,柴鸡蛋,娱乐圈,爽文,韩大仙儿,金主

连城原文地址:http://www.lcread.com/bookpage/269471/

☆、内容导读

一个流氓、腹黑、擅长看面相、且有梦游症的吊炸天小受。

一个前期正人君子、后期属性由受定的娱乐圈大金主小攻。

演绎了夫夫携手在娱乐圈翻云覆雨,称王封神的一段佳话。

本文秉持着一贯的爽歪歪风格,笑料百出,真情满满,精彩不断。想看JQ的来这里,想看内斗的来这里,想甩开膀子爽一把的更要来这里……

☆、第1章 接地气。

早上六点半,天刚蒙蒙亮,北影制片厂门口就挤满了前来等戏的群众演员。几乎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各个都很土。他们有的踮脚探头焦灼四顾,有的神游物外目光呆痴,还有凑在一起斗地主打发时间的……

唯独一个人。

他淡然自若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头发全部向后梳起,扎成一个拉风的兔尾巴小揪揪。大冬天只穿了一件碎花领的白衬衫,一条带窟窿眼儿的牛仔裤。看着青春逼人,不修边幅,却做着完全不搭调的事——看相。

“大师,我特别敬仰您,听说您老神了,看姻缘看得贼准!我特意从铁岭坐火车过来找您,没想到啊,您竟然这么年轻!”

韩东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道行深浅不在于年龄,在于悟性。”

“对,对,大师说得对,我这种外行啥也不懂。不过我纳闷了,您怎么在这种乱哄哄的地方给人看相啊?”

韩东幽幽地吐出三个字,“接地气。”

“哈哈哈……那大师您快帮我看看,我的婚姻能不能幸福美满一辈子?”

韩东眯着眼睛仔细一瞧,这男人山根有横纹,左侧还有暗斑,注定要离婚啊!想是这么想,但他不能这么说。因为此男眼皮薄,人中短,嘴小紧绷,表面大大咧咧,其实敏感脆弱小心眼儿。真要这么说了,不给钱怎么办?

“您与您的爱人一定会携手相伴一生的。”韩东语气诚恳。

不料,刚才还毕恭毕敬的中年男人一听这话,脸色陡然一变,“你的意思是我跟那个败家老娘们儿还离不了了?”

韩东,“……”

敏感脆弱的中年男人果然开始摩拳擦掌,“老子忍她大半辈子了,为了离婚我把菜刀都架脖子上了,她就是不肯离!本想来这求个心安,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一句话把老子后半辈子幸福给断了!”

韩东心中咆哮:你倒是早说啊!!

“有事好商量。”韩东挺客气。

中年男人更气愤了,“看相还能商量?”

韩东正要解释,突然瞧见戏头从北影厂门口走出来,要“派活儿”了!韩东那股子大师的稳重劲儿立刻不见了,拎起马扎就往那边冲。

中年男人一把拽住他,“你干嘛?还想跑?”

“撒手!我得去接戏了。”

“接戏?原来你是演员啊!行啊!拿老子练手是吧?”

“谁拿你练手了?我这是兼职!兼职懂么?”

“我就没听说过看相的兼职当演员!”

“看相的怎么了?看相的就不能追求梦想啊?”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瞧你那个逼/样儿,还梦想?我看你就是江湖骗子!今儿老子不揍你一顿,这张火车票就算白买了!”

☆、第2章 他的毛病特别多。

这边已经打起来了,那边的一群人却毫无反应,都忙着向戏头推荐自己。

戏头也是群演出身,但在这群人中间已经算个腕儿了,他对周围人的巴结和自荐毫无回应。傲慢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一圈,像点牲口一样的从里面挑选出符合条件的,“你,你,还有你……其余的散了吧。”

选上的如中了头彩般屁颠屁颠地跟着戏头走,没选中的只好继续漫长的等待。

李尚刚到这,就看到韩东与中年男人扭打的一幕,因为不了解情况不敢贸然上前劝架,就拽过一个人打听。

“那边打架的是谁啊?”

“就是每天在这跟我们一起蹲点儿的哥们儿。”

李尚皱眉,“那他挨打了,你们怎么不管啊?”

“管?为什么要管?我连自己都管不过来!再说了,每次戏头挑人,十有八九都会选他。哪怕就一个名额,只要他在这,别人就没戏。”

李尚打量了韩东一眼,个儿高腿长,身材条件极好,大概被选中也得益于身材。至于脸,说不上来帅也说不上来丑,但是非常有辨识度,基本看了一眼就能记住。

“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待见他啊?”李尚又问。

“也不是不待见,怎么说呢,这种人不能深交。”

李尚来了兴致,“为什么?他这人什么样啊?”

“他啊?说起来毛病就多了。一是花心好色,流氓不正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了。二是喜欢吹牛/逼,整天自我感觉良好。三是慢性子,磨磨叽叽,你越着急他越给你拖着。四是心眼儿多,特会算计,一般人对付不了他。五是神神叨叨,就跟通灵了似的,有时候他看人、看事特别准……”

还没说完,爆料者就起身朝门口冲去,“又有戏头出来了,今儿的活儿还真不少!”

那边“苦战”的韩东瞧见一群人涌到门口,急得直朝中年男人爆粗口:“操尼玛的,给我撒手!”

一瞬间中年男人真被韩东锐利无比的眼神唬住了,但很快就缓过来,又把韩东拖拽到了更远的马路上,两个人又是一顿撕扯。

韩东虽然年轻腿脚利索,但体型差跟那摆着,中年男人粗壮的手臂轻而易举就把他抡甩起来。本想来个过肩摔,结果没摔到地上反而摔到了护栏上。韩东的衬衫撕了一个大口子,牛仔裤的窟窿也穿进扭曲的钢管,导致整个人头朝下倒挂在了护栏上。

中年男人一阵粗喘,感觉差不多了,直接掉头走人。

“我/操!放我下来!老子贴个符让你进医院你信不信?”

韩东一边叫嚷一边挣扎,无奈衣服被勾得死死的,不仅没挣脱下来,反而把衬衫下摆胡噜到了脸上,腰身暴露在寒风里,两条大长腿高调地扬在空中。

☆、第3章 条条“躺枪”。

一辆豪华的私人座驾在马路上缓缓行驶,坐在车上的人是中鼎影视公司王牌监制梁景和一个刚入行不久但背景很硬的女演员陶允允。

梁景做过监制,做过导演,出过不少名作,圈内权势自然不用多说。但是这一次,他不得不破例开尊口叮嘱陶允允。

“这部片子是王总亲自策划,主要角色都是他定,压根没导演的事。女一号你就别想了,里面有一个比较讨喜的角色,能不能争取下来,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你要知道,王总从不单独见演员,今天我是以聊电影为由才争取到半个小时。”

陶允允牙齿轻咬着艳红的嘴唇,“那……王总有没有什么特殊爱好?”

“特殊爱好什么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他是一个特别简单、认真的人。就算真要潜规则,也潜不到你头上。”

陶允允还是不放心,“那他总有讨厌的东西吧?你跟我说说他讨厌什么样性格的人?免得我到时候触到雷区。”

梁景想了想,谨慎地说:“第一,他讨厌花心好色、流氓不正经的人,虽然是针对男性的,但你也要保持端庄得体。第二,他讨厌爱吹牛/逼,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你一定要注意低调谦逊。第三,他讨厌慢性子、磨磨叽叽的人,你最好说话办事利索点儿。第四,他讨厌心眼儿多,特会算计的人,你最好不要表现得太精明。第五,他是无神论者,最讨厌神神叨叨的人,千万不要发表迷信的言论。”

陶允允脑袋都大了,“天啊,要求太多了吧?”

“这还多?”梁景撇撇嘴,“你知道他对男一号的身型要求么?身高1米80,臀围102点9,大/腿长58点5,小腿长51点7,多一寸少一寸都不行。”

陶允允瞪大眼睛,“不是吧?这么刻板?”

“没办法,理科出身,对数据有种变/态的执念。而且电影里男一的动作戏和腿部镜头相当多,又是大制作,画面精细,相当强调视觉效果。”

“那他干脆直接找模特好了。”陶允允说。

梁景哼笑一声,“你以为我没找过么?问题是模特里都挑不出一个!这段时间选角选的我啊,满脑子都是数据,基本一眼就能扫出你的三围。”

“真的假的?”陶允允保持怀疑。

梁景自信满满地报出三个数,“93、62、95.”

陶允允捂嘴,“你……你这是遭到多大折磨才能练就人眼扫描仪啊?”

“我怀疑他就是存心跟我过不去,这么逆天的身材去哪找?180的身高怎么可能长出110的长腿?怎么能达到103的臀围?就算这两条都达到了,58点5?51点7呢?就算放在模具里长也未必能长那么精准吧?简直就是闹……闹……”

梁景正对着车窗外哀叹,突然脸就白了。

护栏上出现两条倒挂的大长腿,腰身的裸露完美地凸显了被仔裤包裹的性感tun部。180、102点9,58点5,51点7……要不是有眼眶拦着,梁景的眼珠子都蹿出去了。

“快,快从前面拐弯,给我绕到旁边车道上!!”

☆、第4章 数字控。

“我翻,我翻,呃……”

韩东呼哧乱喘地折腾了好半天,终于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迅速翻身而起,迈开大步朝北影厂门口跑去。

可惜,戏头已经带着第二拨人走了。

韩东恨恨地朝地上啐了口吐沫,等到一次机会多不容易啊!有的人在这熬了几天,都未必能接一个活儿。而且剧组都在七八点钟开工,这会儿基本上已经招完了。

韩东正要走人,突然瞧见不远处一个小伙子朝他笑。

“新来的吧?”韩东问。

李尚点头,“是啊,刚才听一个人聊起你,就想认识认识。”

“怎么聊我的?”

“他说你人品不好。”

韩东挑了挑眉,“那你还要跟我认识?”

“因为我人品也不好。”李尚一脸坏笑。

韩东抽出一颗烟,暗示李尚帮自己点上,一边抽一边问:“想在这混?”

李尚点点头。

“那你就跟对人了。”

韩东揽着李尚上了马路,很快就从旁边的路口拐了。

等梁景的车开过来的时候,韩东早就没影儿了,梁景还不死心地让司机在周围转了转,都没看到韩东的影子,急得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人呢?人哪去了?”

陶允允在一旁试探性地问:“什么人?”

“刚才,就在这,在这个护栏上,一个人头朝下挂在上面。那个屁/股,那两条大/腿都是王总想要的!我还高兴呢,怎么就……”梁景唏嘘不已。

陶允允尴尬地问:“是不是你最近为了选角的事操劳过度,出现幻觉了?”

梁景突然看到了什么,疾走几步来到护栏旁,猛的揪下来一块撕裂的牛仔布,上面还缠着乱七八糟的线头。

“绝对没有错!”梁景扭头朝司机说,“你把允允送到公司,我有事先走了。”

陶允允惊呼:“不要!没有你在我会紧张的!”

梁景已经飞跨过护栏奔到几十米开外了。

……

因为提前到了十多分钟,金主未回,陶允允被请进他的办公室静候。

刚一进去,陶允允就被琳琅满目的表盘震到了。大到三米多高的摆钟,小到纽扣般的精致怀表;早到清朝的“大八件”,晚到最近的潮流新款……再往里走,长五米高两米的表架上都是价值不菲的腕表。

陶允允扫到一个网眼镂空手表,没有指针只有网眼,蜂窝煤都比这看得明白。

再一回头,电脑屏保都是三个圈的诡异表盘。

这还不算什么,陶允允突然发现,房间里到处都是数字。明着的,暗着的,就连水晶灯的吊坠上都有数字,站到正中间抬头看,又是活生生的大表盘啊!她感觉自己进了一个游戏间,正在玩“数数这里有多少个表盘”。

除此之外,还有印着摩斯密码的开关,罗马数字形状的水杯……

陶允允暗暗咋舌,这个男人对数字痴狂到了何等变/态的地步啊?!

现在想想男一号的选角要求,突然就可以理解了。

☆、第5章 神回复!

钟表的滴答声在耳旁错落交织,就像密集的鼓点,一下子把心跳逼上了快节奏。

陶允允大脑高速运转,不停地默念着梁景叮嘱她的那几条。要端庄,这个没问题,现在她大气都不敢出。说话办事儿要利索,这么多表针催着,哪敢磨叽一秒钟啊?至于迷信言论,她自己都不信这一套,完全不在担心范围内。

谦逊低调,不能太过精明,这两条才是难点所在。

正想着,门突然开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你好,我是王中鼎。”

两个人握手的那一刻,陶允允眼前绕出无数光圈。

王中鼎很少在公众前露面,所以陶允允对他的相貌一无所知。在她的固有印象里,一个数字控的领导应该戴着厚厚的眼镜,表情僵硬刻板,官派十足。

然而眼前的王中鼎一身钛灰色西服套装,线条硬挺利落,气韵醇正阳刚。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钢!硬!高!矜!

更让陶允允意料不到的是,王中鼎虽然没有笑,但他的目光很随和。

“请坐吧!”王中鼎说。

陶允允紧张感减缓了不少,坐下之后,杏核美眸对着王中鼎忽闪个不停。目光灵动却不放/荡,表情乖顺又不失端庄,演技确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