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地址:http://www.emmacn.com/xd/2012-03-22/4024.html

52.番外:雷靖(1)

    在我知道景息和沈容的恋情的那一刻,我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来的是那两个人的爱情是不可能长久的。

    你无法想象,当我得知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在谈恋爱时,那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再说不出的镇定和不可置信下,我想到之前他们两个神秘兮兮的模样。景息嘴角含的那抹优雅的笑,沈容眼眸里的温情,我以为他们偶尔把我排除是因为友情,可是现在他们告诉我这是爱情,爱情。而且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虽然我不歧视同性恋,可是当它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身边时,我心里自然是复杂万分的。

    以前被他们隔离在外,我曾想了很多种理由和结局来说服自己这没什么。甚至连他们更年期到了这种理由都想到了,但你看,现实和想象中的差别是如此的大,大的我几乎没有办法去接受。

    当我把我的猜测告诉杨晶的时候,她在我面前笑的花枝乱颤……等她笑够了之后,她正色地看着我道:“林靖,其实不管他们是不是你的好朋友,还是一对陌生人。在你的认知里,他们无论以前是什么模样。现在,他们只是两个相恋的人而已。作为朋友,他们要的也许不是你完全的支持和理解,他们只要在所有人反对的时候保持沉默。在这种时候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雪中送炭了。”

    听了她的话,我微微一愣,然后沉默了一会我低声道:“我并不是不理解他们,只是心理上一时不能接受,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而且你不了解景息的家庭和他还要面对的未来,你也不了解沈容这个人,虽然我和他一起长大,其实有些时候我也看不透他的,我不知道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

    说道这里,我顿住,想起了这些日子和沈容在一起时的那种让人莫名的感觉,偶尔我感觉他像是换了一个人,虽然他仍旧眉目清隽,举止优雅,对自己的朋友仍旧关心仍旧问候,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找不到往日我们三个在一起无话不说的感觉。总觉得他对我的关怀之下隐隐带着冷漠,对着我笑时双眸是没有温度的,有的像是冰雪覆盖的荒原。

    至于他和景息的关系……我不是没感觉,只是没有往那一方面想,毕竟我们三个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我以为是我交了女朋友之后,彼此有些隔阂,所以我也就没有多想什么。说起来无论我们的性格还是家庭背景,他们都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可是现在他们在一起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作为他们最亲密的朋友的我却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他们有没有想过两个人在一起的后果,如果,如果双方的父母反对,在那种压力之下,他们能坚持几分?想到这种情况引发的后果,我心中一惊,心口蓦然凉了。

    在我沉默的这段时间,杨晶也没有说什么,后来,大概是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她终于开口了,道:“雷靖,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

    我收起所有的思绪,朝她笑了笑道:“我只是担心在压力之下,他们最终的结果逃不开分手两个字。”说道分手二字,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人常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但男人的感觉有时比女人还准,而现在我怕我这种预感。就算是我不能理解他们在一起,但我却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尤其是来至于家庭的伤害。那样的后果不是两个人能承受的了得,尤其是对景息,景家爷爷在商场的名声我可是早就知晓的。真不知道沈容和景息两个人是脑子抽风了还是秀逗了,竟然敢这么胡来。

    “我倒不那么认为,他们既然有勇气在一起,就知道未来将面临着什么。”正当我胡思乱想期间,杨晶开口打断我的思维道,我拿眼看向她,她认真的看着我道:“雷靖,我觉得你说的那些身份地位上的事,他们都是知道的,这些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走多久。”

    听了这话,我胡乱的点了点头,我想也许她是对的。作为那两个人的朋友,我现在要做的应该是默默地支持他们,不该想的最好还是忘了的好。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但而后的一段时间,我都为景息和沈容担心着,我看不透沈容的笑容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也看不穿景息的温柔中是不是带着绝望。我能做的似乎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而最让我当心的事情很快就来临了,我曾想过的种种他们恋情曝光后的结果,但从来没有想过,沈容会那么决绝的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景息的生命中。

    他不知道在他离开的那些日子,景息像是发疯了一样的寻找他,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曾经优雅的贵公子变成弃妇的模样。景息那段时间最常做的事是拉着我跟我低声诉说,说他和沈容之间的事,他说:“他曾经答应过我,不会轻易离开。他说过给我机会的,但现在他离开了,我找不到她了。”

    看着这个时候的景息,我突然想如果沈容看到了,心情会是如何呢?

    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沈容,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离开景息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也不大了解,两个男人之前的爱,是不是真的存在永恒,可是我真心希望景息能得到幸福。

    而后,我出国的日子很快定了下来,在临走时,我在机场狠狠的抱着杨晶,我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会尽早回来的,不会让你等的。”

    杨晶抱着我的背,趴在我肩膀上狠狠的点了点头。肩膀上传来一阵微热,我心中一痛,那一刻我突然想,对于这个女孩子,我怕是这辈子在也无法逃脱了。

    我不是沈容,我不能让我自己爱的人陷入这种绝地,我要好好的守护者她,让她开心,让她快乐,我不能让自己伤害她。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祈求。

    在机场告别,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不是不想回头,而是怕回头了以后再也走不了。

    现在我给不了杨晶未来,所以我只好忍着一时的悲哀。

    在国外求学的那几年,我无论多忙都会给杨晶打电话,告诉她我的生活,也关心着她的一切。偶尔我也会问题景息和沈容的消息,可是什么都没有。

    有时,我会觉得恍惚,会觉得景息和沈容是不是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

    不过幸而,这些只是有些时候,只是偶尔坐在异国他乡的石凳上,想到我们那些疯狂的岁月时,才会偶尔想起来的。

    时间就这么清清楚楚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我要回国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开始写欠下的番外,大概有几万字吧。泪奔。也会写东方的番外,咳咳。

    有大大说要暴君的,不过我上次电脑被偷之后,封面就消失了,泪奔,目前定制估计是不大可能,(⊙o⊙)…

 

53.番外:雷靖(2)

    回国后,我见到了景息,也见到了归来的沈容。*非常文学*沈容仍旧是记忆中的模样,嘴角带着笑意,眸子冷清,但是,现在的他再也找不到一丝当初的闲适,一向冷然的眼眸更是乌云密布。

    我知道,这一切的变化都跟景息有关。景息变了,变得我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是他。当初学校里那个有名的优雅贵公子,举手投足都让人心动不已的景息,现在脾气变得很暴躁,脸颊微微陷进去,一点往日的贵气都没有,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尤其是在对着沈容的时候,他似乎一点都不能把持着自己,有很多次我都看到他对着沈容面无表情的说着那些令人伤心的话,沈容静静的听着不会反驳,更多的时候是安慰着变化莫测的他。但更多的时候,我看到景息说完这话,眼睛里就会出现深深的自我厌恶和不知所措,亦或者是愧疚。

    我看着他,又看着沈容,心里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曾经那样一个风华人物,如今连一丝爱都不敢确定,这样的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而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看着他们忍受着痛苦和折磨。我不能给他带来安慰,我一直都知道。

    沈容说这是他和景息之间的事,所以不用我担心,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他说这话很从容,可是我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不确定,那一刻,我突然有些愤怒,我抓着他的领子道:“你现在是不是仍旧不确定和景息在一起?”如果沈容敢说是,我肯定狠狠揍他一顿。

    虽然不知道当初他和景息之前是如何开始的,但我隐隐有猜测,如果沈容没有开口同意,景息肯定不会和他告白的,毕竟我们三个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对那两个人我虽说不是百分之百的了解,但他俩的性格和心思猜个七八分还是可以的。

    所以我敢肯定这段感情,是沈容提出来的。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沈容会喜欢上景息,他之所以同意和景息在一起,也许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隐隐约约的,我知道这个原因,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但是不管他们的开始是用哪种方式,现在他们突兀的结束了,就像开始的时候那么令人震惊。

    而如今,他们又在一起了。

    但物是人非,我不知道这份感情还能持续多久。

    杨晶知道我这个想法后,笑着说我想的太多,现在看沈容对景息小心翼翼不肯伤,不敢伤,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模样也该知道两个人能长长久久的。*.

    我觉得杨晶说的是对的,两个人是可以长久的,而我不该想那么多,我应该祝福他们。

    祝福他们能安安生生的过一辈子,祝福他们能和我一样长久幸福。

    而那刻的沈容听到我的问话,他笑了,推开我的手,说,你怎么会这样想。这次我不会松开手的。

    我看着这个模样的他,心突然疼了起来。

    将要过生日的前三天,我给景息和沈容打电话,杨晶说这个生日在家里过,她来主厨,我自然同意。说实话,她烧的菜并不是非常的好吃,但是却让人感觉到温馨,而且我也想趁着这次机会光明正大的看看沈容和景息相处的怎么样,如果不好,我会替景息踹沈容几脚的。

    接电话的是景息,他的声音有些暗哑,还带着紧紧的不耐烦,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忙把要说的话一口气说完了,景息嗯了声,然后……然后电话被挂断了,在电话挂断的那瞬间,我听到景息的喘息声,那声音分外的□,我一头黑线,看了看外面的天,还亮的很,而那两个人竟然开始过起了夜生活……简直是有些不可理喻。

    生日那天,两人在七点的时候准时按响门铃,杨晶在厨房里做饭,我前去开门。

    景息手里拿了个盒子,包装的很精致,沈容手里什么都没拿。我看着沈容,扬了扬眉道:“都不带礼物的?”

    “这不是吗?他带的就是我带的,我带的也是他带的,我们是一家人没必要准备两份礼物吧。”沈容边说边推开挡在门口的我,拉着景息往房内走。他这话还真说得顺口。我有些目瞪口呆。

    不过在看到景息微红的耳垂,还有那张明明很高兴却假装冷淡的脸,我突然明白从来不喜欢说甜言蜜语的沈容为什么把这些话说得如此顺口。

    他是在不动声色的安慰着景息。不是那种苍白无力的安慰,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直安慰着,无论何时何地。

    两人丝毫没有违和的坐在沙发上后,沈容毫不气的看着我道:“两杯果汁。”

    “……你今天该不会在我这里只喝果汁吧?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独特了?”我略带挑衅的说。

    沈容偏了下头,微微一笑道:“难道没有?要是没有你下楼去买些吧。景息和我最近都不常喝酒。”

    是了,景息自打被沈容知道有忧郁症后,沈容是一点刺激的都不让他碰,就算是低纯度的啤酒都不行,也因此,沈容和景息算是戒酒了。

    “我不喜欢喝果汁,我要喝啤酒。”在我打开冰箱,准备为两位少爷拿两瓶橘子汁的时候,景息突然开口了,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温度。

    我拿东西的手一顿,抿了下嘴,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沈容朝我笑了笑,道:“那就一瓶啤酒,一份果汁。”

    我哦了声,拿了沈容要的东西,放在两人面前时,沈容拿起啤酒打开,仰头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景息面无表情的说:“这酒过期了,味道不大好,你要不要尝尝?”

    坑爹的,你说什么是面无表情的说假话?这就是!!这酒是我今天早上刚放到冰箱的,它刚出场没多久,怎么就过期了。猪才相信他的话。

    我不是那头猪,那头猪是眼前满眼似笑非笑的景息,他歪了歪头,略带嘲弄的说:“是吗?你确定?”

    “是啊。”沈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了句,然后把果汁给景息打开,低声道:“尝尝这个,温度正好,应该好喝。”

    景息看着他,许久后才伸手接了过去。沈容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我在一旁感叹,这就是两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毫无愧疚的说着谎话,另一个人明知道是假的,却还是会信。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真的觉得他们很幸福。

    后来偶然的机会,我问沈容,他们怎么做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沈容看着我,略带两份羞涩的道:“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情趣吗?”

    当时我突口而问:“这样的情趣,偶尔来一次没关系,但是一直这样你们不累吗?如果累了,那你还会和他一起吗?”

    沈容看向我,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了,沉默了许久,他说:“你问的正是他怕的。其实你们真的多想了,我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这次怎么可能还会放手?如果他想一辈子这样,那我就陪他一辈子,不是不知道心疼,也不是觉得无所谓,只是想着,他喜欢就好。就算他不会真正安心下来,我也会一直在。等老了,两个人一蹬腿,什么都没有了,也挺好的。”

    我沉默了下来,然后低声道:“沈容,我不是……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有些后怕吧。”

    沈容笑了,他说:“我知道,兄弟,别害怕了,这次,我们真的会一辈子在一起。”

    我笑了,那刻心情飞扬。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我正准备着过生日,也是三个人重逢后的第一个团聚日。

    杨晶把饭菜做好后,我进厨房帮她端菜。沈容本来要帮忙的,被我给打发了,我女朋友做的菜自然要我来端,他帮忙算个啥意思。杨晶对我的反对表示无语,她翻了个白眼让我赶紧出去。

    饭菜摆好之后,我们端起酒杯干了一杯,当然景息端的是果汁。

    喝过之后,我们几个谈论着未来的打算,谁都没有提以前的是,虽然那些岁月很美好,但是我们都要向前看。

    那晚,景息在最后还是喝了两口酒,他说要喝,沈容就把自己剩下的给了他,还说什么间接接吻,景息红着脸,瞪着沈容,最终还是把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我没有说话,杨晶也没有。我们只是笑着,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人活一世,有朋友在身边,有红颜知己陪着,当真是幸福。

    那晚,我喝的有些多了,喝道最后我只记得自己拉着沈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沈容一直含笑点着头,景息在一旁不屑的看着我,而杨晶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我。

    沈容和景息离开的时候,我和杨晶送他们离开。临走,沈容看着我,眸子闪烁,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道:“那个礼物,你一会拆开,是我和景息亲自为你挑选的,相信你肯定喜欢。沈容的笑容有些诡异,他身边的景息却是一脸郑重的点着头,说:“的确是我们精心挑选的,你都不知道我拿它给你的时候有多么期待。”

    这话让我晕晕乎乎的脑袋更加迷糊了,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人这么期待呢?两人没给我问的时间,便相伴着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杨晶扶着我坐在沙发上,她收拾残余,我哆哆嗦嗦的打开沈容和景息的礼物。

    看到礼物的瞬间,我有些吐血。杨晶在一旁问我,什么东西?

    我无语的转头看向他,手里拿着一包各种口味的保险套……杨晶看到后,脸刷的红了个透。我结结巴巴的说:“这个……这个不是我买的,真的……”

 

54.雷靖的喜帖

    我和景息再次在一起后的第三年晚秋,也就是今天,雷靖给我们送请柬说要同杨晶结婚的时候,我微微一愣,而后回过神还未开口说什么时景息在我身旁冷哼一声,我看向他,他伸手接过雷靖手中的请柬低声笑道:“要结婚了?确定了?”

    雷靖在一旁笑得含蓄、幸福道:“确定了,我和杨晶在一起这么多年也该结婚了,她嘴上虽然没说,但是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了,杨晶是个好女孩,恭喜你了。”

    雷靖说了声谢谢,景息在一旁挑着眉眼看着我笑道:“看你说的好像多了解女孩子似的,要不要你也找个女孩结婚试试?”

    “我……”我看着他故意停顿了下才含笑道:“我要是真的有这个心事,你还会呆在我身边?要是你离开了我到哪里去找你去。”

    景息的脸色稍微平和下来,不过眸子里的懊恼之色却深了几分,其实我们都明白,刚才那话他不是故意说出口的,只是不安之下,什么话都说了出来。他脸色平和是因为我的话,眸子的懊恼是因为他不想说那些,但是有些控制不住。

    伸手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我朝他笑了笑,这三年他的不安明显的减少了,可是心底最深处还是很恐惧的,所以如果没有太大的事情我是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视线的,偶然他说话不中听,我会尽量的说些能让他开心的话,不会让他胡思乱想的。当然我亦非圣贤,有些时候,赶到自己烦闷暴躁的时候,他说话又不中听,我自然也会心底厌烦,但是有一点我却一直谨记在心,就算是再怎么厌烦,我也不会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等心情平复下来,我会把他抱在怀里告诉他,我一直在他身边。

    雷靖显然对我们的这种情况了解甚深,不过此刻他脸上还是挂了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揉了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他说:“得了,我不打扰你们相亲相爱的,我回去了,你们该干么干么。”说罢,他转身离开了,走到楼梯口,他回头看向我们道:“别忘了到时一起去吃最后的晚餐。”所谓最后的晚餐,就是最后的单身派对,是他当主角的日子,我和景息没有理由不同意,于是点了点头,雷靖才真正离开。

    等他走后,我拉着景息进屋,然后关上门,两个人走到沙发上坐下。我把他拦在怀里,拿起遥控板看电视。

    景息枕在我肩膀上低声道:“雷靖那小子过几天选婚纱照相,我们一起去看看?”

    想了下几天后的行程,我道:“可以。”

    “到时候我们也一起照相吧,挑出一张放大,放在床头。”景息兴致勃勃的道。我点头同意。

    景息用手把我的头扭到他那边,眼睛盯着我看,说:“沈容,你不会后悔吧?”

    “这话你已经问了我三年了,我也回答了三年。”我看着他假装叹息道:“放心吧,我不会后悔,也不会让你后悔的。”

    景息嗯了声,放开我的头,把下巴放在我肩膀上,嘴里暗自嘀咕道:“算你识相,我不会后悔的,你就算是后悔了,我也会把你拉下地狱和我一起,这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听了他的话,我轻声笑了声道:“好啊,我等着。”

    景息张口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我推了推他道:“好了,如果你想去咱爸妈家吃饭晚了的话,我不介意我们晚点走……”我话没说完,景息就站起身了,脸颊若火烧般怒气腾腾的看着我道:“啰嗦什么呢,还不站起来走。”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笑了,这样张扬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只是这样的他不再经常出现,经常出现的是那个心怀不安的他,不过哪个都是他,哪个我都喜欢。

    站起身和他一起出门,开车去父母家吃饭。走到半路,景息非要下去买点东西,我无语的看着他道:“你别买了,家里什么都有,上次你给爸爸买的什么维生素他还没吃完呢。你别回去一次就跟大搬家一样好不好,这样就显得太气了,上次爸爸还在私下问我是不是你还在生他们的气,所以才那么套。”

    景息听了瞪了我一眼道:“你知道什么,爸妈有是他们自己买的,我们送的是我们送的,再说了,又不是你发钱,你心疼个什么劲儿。下车了,上次妈看中了一件皮衣没有舍得买,我们买了送给她,她肯定高兴。”

    得,你随意吧。我心里暗自嘀咕道,大不了老爸再给我一个卫生眼。

    把车子在停车场停好,景息拉着我直奔专卖店,进去时看都没看殷勤的服务人员,直奔那件皮衣而去。我看了看上面的价钱,微微扬了扬眉,低声道:“你确定是这件?咱妈好像不爱牌子的,怎么会看上这件的?”

    “打包。”景息看都不看我,掏出银行卡刷了下来,走出专卖店,他才看着我道:“你眼里除了钱就没品位俩字了?咱妈什么眼光,能那么俗,只看价钱不看实际价值?这衣服,是她真的喜欢,穿上也好看我才买的。”说罢还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车子再次滑行朝着父母家前进时,我心里有股满足和感动,其实我们都知道,他之所以对我母亲这么关心,一点心事都分析的透彻清楚明白,最终还是因为我罢了,你说,这样的人,这样的景息,怎么能不叫人去喜欢,怎么能不叫人把他放在心底。

    不过这话我不会说出口,也没必要说出口。我只要对他好,让他不再不安就好了。

    敲响父母的门,前来开门的是母亲,景息握着我的手微微一紧,而后喊了声妈,紧接着把礼物送了上去。母亲一面让我们进来,一面把东西接过去笑道:“来吃个饭就吃饭,还带什么东西。”

    “妈,这可是景息特意为你买的,你看合适不合适。”我笑嘻嘻的道。

    母亲看着我摇头道:“你看你这孩子,越活越倒回去了。怎么现在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直笑不语,景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父亲这时从厨房里伸出头,看到我们后沉静一笑道:“来了,坐下休息休息,饭菜买上就好了。”

    “那我去帮忙。”景息站起身道。母亲挥了挥手道:“你和小容坐下,又不是外人,哪有那么多套。”景息听了这话便坐了下来,我看着他吃吃的笑,他又瞪了我一眼。

    母亲把皮衣拿出来看了看,满脸欢喜,看着我们道:“是小息的心意吧。”

    “怎么说的那么肯定,万一是我的呢。”我接口道。

    “你刚才还说是小息特意为我买的呢,我还没老年痴呆,刚才的话就忘了。”母亲看着我道:“再说了,你除了会给我买化妆品,维他命,还会什么?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也就小息一眼就看出来了。”

    “妈,你这话话就不对了。”我诚恳的看着她道:“景息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景息的,所以我买化妆品也是景息买的,景息为你买皮衣,也算是我买的。你不喜欢化妆品就是不喜欢景息的心意,你喜欢这件皮衣,也就是喜欢我的心意。”

    “再说,你就把你妈绕进去了,反正横竖都是你有理儿。”这时父亲端着菜放在桌子上含笑道。

    我和景息站起身去厨房把碗筷端出来,进厅的时候看到母亲还不舍的摸着皮衣,我道:“妈,都是你的了,你现在先吃东西吧。我和景息可是一早上没吃饭了。”

    我说完这话,景息的脸猛然红了,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没办法,今天是星期天,昨晚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把他压在床上做的狠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今天中午了,要不是门铃响起,估计我们今天回家吃饭还真的迟到。

    “小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母亲坐在我对面皱眉道:“早上不吃东西容易得胃病,你平日里不注意也就算了,小息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两个大男人不想做饭的话,请个阿姨吧,要不然住家里,让你爸爸做。”

    看着母亲义正言辞的样子,景息忙开口帮衬着我道:“妈,别听沈容瞎说,早上我们吃了东西的。”

    母亲听了,瘪嘴乐了,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了,也不管了,你们啊,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听出母亲话中的揶揄,我抿嘴一笑。

    午饭过后,我和景息在厨房洗碗,当然了,实际上是我把碗放在洗碗机里,他站在一旁看我动作。

    等我把东西收拾干净,转头看到他一直在盯着我看,眸子迷茫而又欢喜,我扬了扬眉,上前一步吻上他的唇,在他耳边低声道:“回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