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地址:http://www.emmacn.com/xd/2012-10-17/13540.html

65生子番外

    “不去,”公子闲坐在电脑前指如闪电,肩膀夹着手机,断然拒绝,“谁有那闲工夫陪你去鬼混,本公子是有家室有责任有担当的成熟男人!”

殷勤躺在地板上,挠着小媚娃的肚皮,抓狂得原地打滚,“啊啊啊啊好无聊啊,大熊又值夜班,我一个人独守空房闷得都快发酵了,不行,你必须陪我去喝酒,我们不鬼混,就去破晓酒吧喝两杯呗,公纸~~公纸~~~伦家英明神武攻德无量的闲大公纸~~~”

“少给我发骚,”公子闲满心不爽,心想你这只贱鸟独守空房,难道本公子就在风花雪月吗?老子家那王八蛋都不知道去哪里应酬了混蛋!!!

越想越觉得无法忍受,丢下键盘,抓住手机,冷笑两声,“你的人生除了伺候老公就剩下鬼混了吗?你的理想呢,你的追求呢,当年让你为之不懈奋斗的终生目标呢?废物!”

殷勤摊开四肢趴在地板上,俩眼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大头照,暗琢磨公子闲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

嗫嚅,“我的旅馆挺好的,工作室也挺好的,吃得饱穿得暖,我没啥人生追求了……”

“我不跟废物说话,”公子闲直接挂了电话。

殷勤愣住了,眨眨眼睛,猛地坐起来,心想这个混蛋凭什么骂我是废物啊?就算我是废物,那也只有大熊骂的份,你公子闲算哪根葱?

于是抓起手机拨过去,嚷嚷,“姓闲的,你跟老子说明白,你凭什么骂我?”

那边传来男孩稚嫩的声音,“殷伯伯?闲爸爸在给我哥检查功课呢,您有啥事儿我帮转达吧。”

那小嫩嗓子瞬间就如同清泉一般浇灭了殷勤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的小火苗,让他整个心脏都酥了,捏细了嗓子,“小正太,帮我转告你闲爸爸,殷伯伯问候他祖宗十八代。”

“矮油,殷伯伯你声音好难听哦……”小嫩嗓子丢下一句嫌弃的话,电话挂断了。

殷勤刚刚酥软的心脏瞬间化为齑粉,随风飘散……

他再次打过去,这次换了另一个小正太,冷淡的声音,“殷伯伯?闲爸爸在给我弟检查功课,你有什么事情我来转告。”

殷勤瞬间火气,大叫,“让他去死!”

摔了电话,殷勤出离愤怒了,公子闲那个伪攻分明是在戏弄他,行径乳齿恶劣,真是欺人太甚,有儿子了不起?有两个儿子了不起?有两个活泼可爱清秀俊俏的儿子了不起???

日!

路雄带着一身寒气从外面回来,就看到殷勤正在满屋子暴走,不禁惊奇了,“你怎么了?”

“别惹我,老子不爽!!!”

路雄识趣闭嘴,以他多年经验,老婆一怒,鸡鸡白竖,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一家之主,察言观色、学会闭嘴、保持沉默这些都是必修课。

第二天一大早,公子闲送两个孩子去上学,一拉开家门,看到殷勤可怜兮兮地蹲在自家门口,顿时炸毛,“神经病你干什么!!!”

殷勤仰起头,闷声,“我想要个孩子。”

公子闲一脚把他踹翻,居高临下看着他,挑眉,“你生?”

“你怀疑我?”殷勤爬起来,拍拍自己的肚子,“天底下就没有我殷勤办不了的事情,凭我这肚子,生三个两个孩子还不是小菜一碟?”

公子闲摸摸他的脑袋,柔声,“乖,快点回精神病院,吃药之前不要出来,就算吓不到小朋友,吓到花花草草也都是罪过……”

说完,转身掏出手机给路雄打电话,“赶紧来把你老婆带回去,这只贱鸟得禽流感了。”

路雄飞速赶来把殷勤带回去,给他买一个热乎乎的梅花糕,笑道,“公子闲怎么得罪你了?”

殷勤吭哧吭哧咬着小元宵,“他用孩子刺激我,贱受!我早晚要刺激回来!”

“……”路雄沉默下来,暗地里琢磨,这个可能性不太大吧,又不是奇幻小说……

几天之后,公子闲神神秘秘地给殷勤打电话,“在哪儿呢?来我家一趟,赶紧的,有好货给你。”

殷勤正坐在办公室无聊得几乎想把电脑给啃了,往沙发上一趟,拎着手机,阴阳怪气,“矮油,这是哪位大仙,今儿想起本BOSS啦?抱歉,工作忙!”

公子闲冷下声音,“你不来是吧?宫廷秘方、生子良药,我去挂淘宝卖了……”

“我去!!!”

十分钟后,一辆骚包跑车甩个漂亮的漂移驰进公子闲家门前,殷勤一骨碌冲出来,连滚带爬地撞开大门,吼,“秘方给我!”

公子闲正在看杀人狂的纪录片,按个暂停,指指茶几上泛黄的小册子,“费了大工夫搞到的,宫里娘娘们流传下来的,必然生子帖。”

殷勤颤抖着指尖拎起来,“艾玛这什么玩意儿?无根水、还阳木、琉璃火……难度太大了吧,娘娘们得刷多少次副本?”

“拿回去跟你家大熊琢磨琢磨,说不定哪天就真能搞出人命来。”

殷勤冷着脸,“是啊,就这东西,搞出人命妥妥的。”

“……”公子闲坐过来,一把将人搂紧怀里,接着一粒微苦的药丸塞进他的嘴中。

殷勤眼睛猛地瞪大了,刚要吐出来,却发现药丸入口即化,丝丝苦涩已经顺着喉管滑了下去。

“我靠!什么东西!!!”

公子闲:“生子药。”

殷勤:“0.0”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殷勤挫败地瘫在沙发上,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你给我吃的是糖豆儿吧,唉……就算真有生子药……但我是男的,你知道吧?”

公子闲面无表情,“我不确定。”

“滚!”殷勤用小册子捂住脸,喃喃道,“……如果我能生孩子,周正肯定也不会去找女人。”

“你就自欺欺人吧,”公子闲冷哼,“孩子根本不是出轨的借口,人渣在什么环境中都是人渣。”

殷勤叹一声气,将小册子仍在茶几上,“我没长子宫,你这药对我没用,好好观摩你的杀人犯吧,我回去工作了。”

看着他萧瑟的背影,公子闲捡起秘方,翻看两下,小声自言自语,“谁说没用……本公子就感觉挺好……”

冬天总是天黑太早,路雄开完会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外面一片漆黑,从会议室出来,突然一个小警察屁滚尿流地冲进来,“老老老……大大大!嫂子来接你了!!!”

“嗷嗷嗷……妻管严!”一群人训练有素,立刻起哄然后鸟兽散各自假装自己很忙。

路雄边穿大衣边走出门,大笑道,“这么冷,你跑来干嘛?”

殷勤横他一眼,“怎么?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路雄一把抓起他的手,皱眉,“手怎么这么凉?车里没开空调?”

“我没觉得凉,”殷勤拎两个全家桶递给门口的小警察,“送给晚上值班的同志。”

众人欢呼,冲上去,瞬间抢得干干净净。

路雄将殷勤揽在怀里,细嗅他的头发,“真贤惠。”

殷勤挑着眼睛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看他。

“……别这么**我,”路雄一歪头,嘴唇在他耳尖飞快一吻,压低声音,“老公会把持不住。”

殷勤手指藏在身后,伸到他腿间若有若无地乱挠,邪笑,“我憋死你!”

众人吃得开开心心,都没有看到两人悄然消失,或者说都假装没有看到两人手牵手消失在门外。

下班高峰已过,停车场静悄悄,路雄拉开车门,将殷勤推上副驾驶,自己上车,一踩油门,风驰电掣般冲出停车场。

殷勤被他推得狼狈,蜷在座位上不怀好意地嘿嘿笑,“忍不住了?”

车子驰出公安大院,路雄放慢车速,眼神炽烈地看他一眼,笑道,“还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大老远跑来接我,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挨操了?”

殷勤这些年酒色掏空了身子,路雄竭力想给他养壮点,所以两人性生活是定日子的,每周两次,非常有节制,对此殷勤表示过强烈抗议,但都被路雄暴力镇压。

“去我旅馆,”看见前面的路口,殷勤低声道。

等红绿灯的空隙,路雄将人捞过来亲吻,“好。”

甜蜜蜜旅馆彩灯璀璨,两人牵手进门,殷勤在自助终端上随意选了个房间,带路雄走近电梯。

电梯门渐渐关闭,殷勤伸手勾住路雄的脖子,狠狠吻了上去。

“这么热情?”路雄低笑,低头与他唇舌纠缠,两人身体渐渐升温。

殷勤闭上眼睛,喉间溢出抑制不住的声音。

一进门,路雄就将殷勤压在了门上,下半身下流地磨蹭着,粗糙大手摩挲他的脸颊,低声道,“……你心情不好。”

“嗯,”殷勤应了一声,伸手解开他的制服,微凉手指钻进衬衫,贪婪抚摸他结实的背肌。

路雄却停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心情不好,”殷勤趴在他的胸前,含住他的乳/头舔舐,含糊道,“老公让我心情好起来。”

“嗬……”路雄低低地嗯了一声,笑着抱起殷勤扔在床上,抬起一条腿压在床边,笑道,“老公用哪儿让你心情变好?”

殷勤睁开眼睛,眼神炽热,**灯光下,路雄制服大敞,衬衫半撕,露出古铜色的健硕胸肌,一条领带松松垮垮挂在脖子上。

“老公……”殷勤揪着领带,借力跪了起来,一手抱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从裤带中伸进去,摸着腿间鼓囊囊的器官,温热唇舌含住他的耳垂,“……你说用哪儿?”

路雄大笑一声,欺身压了上去,熟练地剥下他的衣服,手掌摩挲着他两腿之间嫩白的皮肤,一根手指刺进股缝,“哟,都扩张好了,这儿……想死我了吧?”

殷勤将他推倒,翻身骑了上去,手掌沾满润滑剂摸着他挺立的昂扬,挑眉笑道,“我想的……是它!”

说着猛地一皱眉,粗大的头部已经吞了进去,他慢慢坐下,蹙着眉头低声喘息,“……嗯……啊……”

路雄双手扶着他的细腰,缓缓顶送,“怎么样?舒服?”

“嗯……”殷勤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低头,两人凝视片刻,笑着吻在了一起。

昏黄灯光飘摇,红床上光裸的身体抵死纠缠,殷勤甩着汗湿的额发,双臂紧紧抱住路雄的肩膀,控制不住的声音从喉间溢了出来,腰身渐渐绷紧,他忍不住催促,“快……再快一点……嗯……插深……”

迅猛的冲刺渐缓,殷勤不满地睁开眼睛,与他对视。

路雄轻笑,“缓缓,再插,你就□。”

“……你讨厌死了,”殷勤有气无力地哼哼,箭在弦上,却发不出的感觉逼得他要发疯。

两人躺倒,路雄从背后抱着他,结实的双臂将人紧紧箍在怀里,含住他的耳垂,炽热的喘息呼进耳洞中,低声笑道,“爽完了就被你踹下床,我学聪明了,过河拆桥的小浪货,得让你缓缓。”

菊花被那庞然大物插满,却得不到慰藉,殷勤恼怒地提了提腰,“我……我自力更生……”

“哈哈,”路雄大笑,吻着他的耳朵,下半身开始动了起来,“有那么爽么?……嗯?一插……你浑身都红了……”

殷勤满足地哼哼,“舒服……嗯……嗯很爽……”

路雄轻笑,温热的舌头舔舐着他的耳洞,“喜欢老公这么插么?”

“……喜欢,”殷勤喘息着回头和他接吻,“再用力点……嗯……更喜欢……”

冲刺猛地开始加速,殷勤一声惊叫,巨大的快感席卷全身,他声音哑了起来,死死抓着路雄的手掌,一口咬了下去,疾促的喘息夹杂着呻/吟溢了出来。

汗水滴在他的脸上,路雄用嘴唇吻去,低声问道,“老公这么插一辈子,好不好?”

“嗯嗯……啊……”殷勤惊喘着,眼角沁出泪光,灯光折射下星华璀璨,“好……老公……嗯……一辈子……”

路雄的呼吸粗重起来,动作跟着粗暴,雄壮的腰部如同马达一般迅疾冲刺,粗哑着声音低吼,“说你爱我!说!快说!”

“爱……爱你……”殷勤急促喘息着,“大熊……嗯大熊……爱……爱你……慢一点……嗯啊……”

“嗬……我也爱你,乖老婆,爱你一辈子,插……你一辈子,”路雄低喘着,双臂收紧,一口咬住他的脖颈,含糊地坏笑,“插到你怀孕……”

殷勤正神昏力竭,闻言猛地浑身一颤,剧烈的快感瞬间传至四肢百骸,然后大脑就空白了。

两人平息了一会儿,殷勤渐渐回过神来,指尖还微微颤抖着,回手摸向身后的人,指腹触到他软中带硬的肌肉,轻轻摩挲。

“缓过来了?”路雄蹭蹭他,手掌摸着他的肚子,“……吃饱了没?”

殷勤低笑,“撑着了。”

“我看看。”

路雄慢慢退出来,殷勤细腰颤了一下,感到有液体从腿间流出来,有一种羞耻的满足感,他配合地趴跪在床上,沉了沉腰,将脸埋进双臂间,嗫嚅,“看够了没?”

“哪能够?”路雄摩挲着他的臀肉,小洞殷红如血,浓浓的白浊溢了出来,强烈的刺激着人的神经,他忍不住刺进一根手指,坏心地用力捅了两下。

殷勤立刻挣扎,“别碰!”

“好好好,不碰,不碰,”路雄捧着他的屁股吧唧亲了一口,躺下来将人抱进怀里,“心情好了没?”

“嗯,”殷勤点一根事后烟,思绪凌乱。

路雄搂着他,“在想什么?”

“孩子。”

“什么???”

“我想要个孩子。”

路雄注视着他,平静地问,“你想怎么要?”

“首先要有一个女人,”殷勤心不在焉道,“但我对女人不行,你呢?”

“你什么意思?”

殷勤看向他,“瞎长这么大个脑袋,智商又不够用了?我们找个女人,让她给你生个小孩,给她钱,我们来养。”

路雄冷冷道,“我现在自制力不够用了。”

“什么?”

“我想揍你。”

殷勤倏地坐起来,寒毛倒竖,“你敢?我我我……我要去告诉你妈!呜呜哇……你敢揍我我我不跟你过了……”

路雄哭笑不得,“得啦,别装这副小媳妇样儿,我哪敢揍你啊,别哭啦,来来来你揍我,揍我……”

殷勤打情骂俏般给他一巴掌,“揍你!”

“哎哟好疼,老婆饶命!”路雄呵呵笑,揉揉他支棱的头发,“阿勤啊,我知道你喜欢小孩,但这事儿不能强求,如果你一定想要,我去找找人,我们搞个代孕。”

殷勤头顶呆毛动了下,人乖巧地窝进他的怀里,柔声道,“老公你真好。”

“哎……被你说句好还真不容易。”

将事情丢给了路雄,殷勤浑身都轻松起来,催促着蓝莓去布置儿童房、采办婴儿用品,蓝莓一个头愁得有两个大。

殷勤坐在办公桌后,飞快地看着呈上来的报表,“嗯,批文这几天就会下来,王总监,我要在周五之前就看到具体方案,如果你不能……唔……”

他一皱眉,挥挥手让王总监出去,猛地捂住嘴冲进洗手间。

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对着镜子,他抬起手指,在镜中人腹部缓缓滑动,脸上阴晴不定。

走出洗手间,蓝莓正站在门口,皱眉看向他,殷勤猛地往后一跳退回洗手间,“**啊!!!”

“变你个大头鬼!”蓝莓狐疑地打量他,“你吃坏肚子了?”

“没啊。”

蓝莓不说话,锐利的眼神在他身上逡巡。

殷勤与他对视片刻,挫败地低头,“去给我拿个验孕棒来。”

蓝莓猛地瞪大眼睛,“你!”

殷勤低声嘟囔,“我只是怀疑,不确定……”

“你给我进来!”蓝莓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人拖进办公室的小休息间,气冲冲地指责,“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你你你……你考虑过路雄的感受吗?”

“咦?”

“咦什么咦!”蓝莓压低声音,“那女的是谁?我去解决!这事儿要是让路雄知道你死都没地儿死去!真是造孽!!!”

“什么女的,”殷勤眨眨眼睛,“你跟我说的好像是两回事儿。”

蓝莓怒道,“你要验孕棒给谁用?”

“我啊。”

“……”

蓝莓掏出手机开始拨打,“我给你预约心理医生。”

殷勤扑上去抢下手机,“所以我说只是怀疑嘛,你别多想了,快去拿来我试试。”

蓝莓坳不过他,只好认命地去工作室拿来一个验孕棒,交给殷勤时那眼神跟看神经病没两样。

殷勤灌下三大杯白开水,神神叨叨地盯着验孕棒嘀咕半天,眼神偷瞄蓝莓一眼,滴溜一下钻进洗手间。

等出来时,表情分外精彩。

蓝莓:“周日不要安排事情,去看心理医生。”

“我怀孕了。”

看着递到眼前的验孕棒,蓝莓:“!!!”

殷勤摸着小腹,浑身萦绕母性的光环,“我要不要去买个孕妇装穿穿?”

“你会被烧死的!!!”蓝莓夺下验孕棒扔进垃圾桶里,急得浑身冒冷汗,转身又将验孕棒捡出来,“这个东西得彻底销毁……阿勤,这事儿先不能告诉路雄,不能让别人知道,千万不能流传出去……不科学,这不科学……对!你肯定是泌尿系统有什么问题,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你说的对,”殷勤满脸幸福,“给我预约最好的产科医生,我得做个详细的产检。”

蓝莓:“我要疯了!”

尽管神经已经处于癫狂状态,蓝莓还是大显神通,为殷勤预约到了一位信得过的产科医生,第一时间送殷勤去做了检查。

结果出来的时候殷勤喜极而泣,蓝莓看着他哭得花脸猫似的,觉得自己坚定了大半辈子的人生观在一刹那就坍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紧急会议!!!!!”

甜蜜蜜工作室药品组和护理组成员的电脑屏幕上浮现出四个大字,接着一条会议通知浮动出来:五分钟后会议室集中。

瞬间,安静的工作室忙成一团。

殷勤笑眯眯坐在会议桌后,锐利的目光一一扫过众开发人员,低声道,“在下一季度的设计出来之前,我要临时增加一个新的任务……”

所有人炯炯有神求知若渴。

殷勤缓缓道,“男性孕期360°完美护理套装。”

一个主管举手,“BOSS,我有疑问,这个套装……为什么?”

殷勤端起水,啜饮一口,“蓝特助。”

“是这样的,”蓝莓打开文件夹,“时代已经进步,社会已经发展,同性相恋不再禁忌,男男生子将成现实,人有多大胆,肚有多大产,意外怀孕怎么办?甜蜜蜜来照顾你!甜蜜蜜牌男性孕期360°完美护理套装,温馨的套装,甜蜜的套装,这不是套装,是爱。”

众人沉默,片刻后,设计总监颤声问,“我能问一下BOSS为什么会有这个创意吗?”

殷勤脸色一变,冷声,“做好你自己的工作,一个月后我要拿到套装,散会!”

众人顿作鸟兽散,会议室顷刻间恢复冷清,殷勤看向正襟危坐的蓝莓,面无表情,“你还傻坐着干什么,工作都做完了?”

蓝莓面无表情地看回去,“那你还傻坐着干什么?”

“……”殷勤一手扶腰,龇牙咧嘴,“老子妊娠反应……腰酸……”

蓝莓扶殷勤走回办公室,紧皱眉头,“这才几天啊,反应就这么大?”

殷勤舒服地躺进沙发中,长长舒出一口气,“我情况特殊嘛。”

蓝莓忧心忡忡,“医生说你这个情况太少见,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真的要怀下去?”

殷勤慈爱地抚摸着自己平坦的肚皮,“为了这个孩子,我已经谋划很久了……”他猛地坐起来,双目有神,神经兮兮地一脸兴奋,“公子闲给我搞的,宫廷秘方,益肾补气,快速怀孕,密不外传,果然有效!”

“公子闲的秘方……”蓝莓突然打个冷战,惊恐,“该不会生个蛋出来吧……”

“你这是物种歧视!”殷勤瞥他一眼,掏出手机找到路雄的号码,嘀咕,“我得找大熊撒个娇……”

蓝莓满脸鄙视,“路雄居然没把你送去解剖了?”

二十分钟后,一辆SUV嘶吼咆哮着疾驰到甜蜜蜜楼下,路雄一骨碌冲出来,连滚带爬冲到办公室,撞开大门,吼,“阿勤,你没事吧?”

蓝莓呵呵僵笑两声,退出门外。

殷勤扑进路雄怀里,“老公,人家就是想你了……”

路雄松一口气,抱着人坐到沙发上,亲亲他的额头,柔声,“想我什么了?”

殷勤双目闪着炽烈的光芒,“想你做的元宵、青团、梅花糕、玫瑰酥……”

“……”路雄捏起他的下巴,呲牙,“狗东西,你馋死得了!”

殷勤挺肚子,“现在不是我馋了,是你儿子要馋死了!”

“我去买!我去买!”路雄摸着他的肚子,“宝贝儿子哎,等出来了千万不能跟你妈学,爹一把年纪了,扛不住!”

将工作丢给蓝莓,殷勤开心地挽着路雄手臂早退了,“咱们去吃自助烧烤呗。”

“上次你一个人吃了十七盘,咱们已经被烧烤店拉黑了,”路雄面无表情,“去超市买东西,回家做着吃。”

“我想吃海鲜大餐!”

“给你买个虾酱沾馒头。”

殷勤娇嗔,“你讨厌!!!”

路过的旅馆员工迅速撤退:啊啊啊快跑,BOSS好吓人啊……

回到家中,路雄在厨房做海鲜大餐,殷勤在卧室里试衣服,几十套孕夫装一一试来,边试边自拍。

“大熊,你看我这么穿好看咩?”殷勤飘到厨房门口。

路雄面无表情颠大勺,“把内裤穿上。”

殷勤旁若无人转一圈,“不喜欢穿。”

路雄:“有种就把外面那围裙也脱了,去大街上奔一圈。”

殷勤豪放地脱了衣服就往外走。

路雄冷眼看着他。

殷勤往门口走,他蜂腰长腿,皮肤白皙,在玄关昏黄的灯光下有种妖异的美丽,特别是还特意扭着水蛇腰**外漏,让路雄恨不得一把捏断了那截小腰。

“嘿,你就这么看着我出去裸奔?”殷勤一手握住把手,回头看他一眼,大叫,“你你你你真不拉我?”

路雄摇头,“不拉。”

“那我去裸奔了,”殷勤死死盯着他,“我真的去裸奔了!我真的真的要去裸奔了。”

路雄淡淡道,“外面零下三度,你去奔吧。”

殷勤兰花指,“你这冤家!”

路雄:“……”

殷勤一咬牙,猛地拉开了大门,一个哆嗦浑身狂颤,“嗷嗷嗷好冷啊啊啊啊啊……”

寒风打着卷儿刮进来。

“神经病啊你!”路雄倏地跳过去,一脚踢上大门,将人拖进怀中,怒吼,“你找死!!!”

“我没想到你真的眼睁睁看我去裸奔啊,”殷勤冻得哆嗦,死死扒着路雄的T恤,“啊啊啊我会不会冻出问题啊?啊啊啊我儿子会不会冻出毛病啊?”

路雄将人丢进卧室,空调开到最大,“你儿子会不会出毛病我不晓得,但你脑子肯定有毛病。”

殷勤裹着毛毯,“我就是闹着玩儿的。”

路雄愤恨地想:你那哪儿是闹着玩啊,你是在闹你男人我的命!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哟。

托他抽风的福,孕夫同志半夜就发起了高烧,蠕动着钻进路雄怀里,哼唧,“大熊,我好难受。”

路雄睡得迷迷糊糊,大手在被子里拍拍他屁股,含糊道,“这几个月不能过性生活,你忍忍。”

“不是,”殷勤嗫嚅,“我头疼,还鼻塞,还有点冷。”

路雄木了几分钟,倏地坐起来,一把拍开床头灯,把殷勤从被窝里拖出来,额头贴着他的额头试了片刻,大声骂娘,“冻感冒了!”

殷勤吸吸鼻子,“……哦。”

“哦什么哦!”路雄骂,下床去找出一瓶药片,倒了大杯水端过来。

殷勤呆坐在被窝里,一脸懊恼,“我不能吃药,对胎儿不好。”

“不是药,”路雄揉揉他的头发,“是维生素片,多喝水,增加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