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重生之低调难为》作者:柳燕倪 

 

文案:

在结婚前的一天晚上因为撞见弟弟与未婚夫搞在一起被杀,唐羽万幸得以重生,根据临死前听到的信息,唐羽决定低调一点,等自己的羽翼再丰满一点,然后…… 

可是……当他遇上某人的时候,就注定低调不了…… 

“你去不去。”某人问得平静。 

“不去!”唐羽回得很爽快。 

“你究竟去不去?”某人微微眯起眼睛。 

“不去就是不去!”还是很坚定。 

某人颔首,很好! 

“唉唉唉!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救命啊!”唐羽大喊大叫,可惜没人理他。 

“少将呢?” 

“哦,扛着夫人去民政局了。” 

“……”

 

关键字:少将,将军,军校,双洁,爱老婆,慢热

 

 

 

第001章 被杀

001被杀

“明天就是你跟邹家的结婚典礼了,你给我安分一点。”一个美丽高贵的妇人端庄的坐着,嘴里吐出的却是无比冷漠的话。

而坐在她对面的,是她的大儿子唐羽。

只见唐羽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的道:“得了,反正我就算不回去你们也会压着我完成婚礼,你们不就是想要跟邹家联姻吗,而我对你的作用也就这些了。”

妇人对他说的话并不在意,冷漠的说道:“你知道就好。”

唐羽放下脚站起身来,“既然母亲要交代的事情已经说完,我先回去房间了。”

妇人对他的态度略为不满,但是想到明天,遂点头,但还是不放心的交代一句:“明天的婚礼已成定局,不管你喜欢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明天你一定要给我到场!你知道你反抗也没用。”

唐羽脚步一顿,回头:“知道了,我想,母亲与其嘱咐我,不如去盯着我那亲爱的弟弟,毕竟他对于任何有关我的事,他都看不顺眼,都要插上一脚。”就像曾经的军校考试……

妇人皱眉,怒道:“那是你弟弟,有你这样说你弟弟的吗?!”

唐羽不予回答,摆摆手走了。

虽然脸上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唐羽心里却非常的酸涩,母亲,还是那么不待见自己,如果几年前不是自己偷偷去验过DNA,他都怀疑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了。

为什么,母亲对他跟弟弟的态度差那么多。

但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明天他都要结婚了。

跟他结婚的对象,他没见过,每次那个人过来的时候,他不是出去了,就是睡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每次都那么的凑巧。

跟一个从没见过面的陌生人结婚,都星际时代了,还真亏他们能干出来,还是堂堂的军事大家唐家跟邹家。

唐羽并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是每次都反驳无效,就连最疼爱他的祖父都不赞成自己的意见。

明明就是联姻而已,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明明弟弟也可以。

唐羽一边想,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经过唐子棋的房间的时候,唐羽的脚步一顿。

虽然他的体能等级不高,但是耳力,还是有的。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是……呻吟声?好像还是很痛苦的样子?

如果这个弟弟出现了什么差错,就算自己没有错也会变成有错,这是母亲的惯例了,虽然祖父疼爱自己,但是祖父住的地方并不在这里,并不能经常护着他。

秉着不想让母亲对自己发难的心态,唐羽走近唐子棋的房门。

伸手一推,发现门并没有锁上。

刚想推开,唐子棋说话了。

“劲明哥,你……你太快了!我受不了嗯嗯啊……”

太快?做什么太快了?为什么会受不了?唐羽一头问号。

紧接着唐子棋,一个陌生男声响起:“小妖精!夹得真紧!平时没有喂饱你吗?”

然后是噗哧噗哧和唐子棋被干得爽翻天的声音。

唐羽,“……”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叫得这样恶心,嗯嗯啊啊的听着好像快要断气了似的。

不过,那个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放佛在给唐羽解答似的,唐子棋又说话了。

“劲明哥,你明天都要跟我哥结婚了,我们还这样,好吗?”唐子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哽咽。

唐羽觉得有点无语了,他跟唐子棋的感情一向都不好,自己结婚就不能唐家住了,不能看见自己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他会哭?还有,他们还这样是怎么样了?

但是……

劲明哥……怎么名字那么熟悉?哦!对了,他的未婚夫的名字就叫邹劲明!难道另一个人人是自己的未婚夫?

可是未婚夫来到唐家,不来找他,找他弟弟做什么?

想也没想的,唐羽推开门,同时把灯了打开了。

唐羽的一番动作惊动了床上的两个人,两人飞快的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虽然他们的动作快,但是那些不该露的地方,唐羽还是看见了。

两人脱光光的躺在一张床上,唐羽无语了,自己的弟弟跟邹劲明比跟他这个未婚夫还要熟络,都躺到一张床去了。

“都是男人,还遮什么。”

邹劲明看见唐羽进来,警惕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但是那抹惊艳被唐子棋看到了,唐子棋垂下眼眸,眼里满是怨毒。

“你是谁?为什么进来小棋的房间?你们这些下人都是这么没有规矩的吗?”邹劲明惊艳归惊艳,但是以自己的身份本就不该出现在唐子棋的房间里,现在……邹劲明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唐羽挑眉,“规矩?在唐家里我还真不需要讲规矩。”

唐羽的话里透露的信息有点多,邹劲明心里开始闪过不好的预感。

果然,唐羽又说话了,“我说唐子棋,既然你那么喜欢我的未婚夫,直接说就好了嘛,你哥哥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干嘛要做这样偷偷摸摸的事情呢?”

邹劲明眼里一亮,这个人就是要跟自己结婚的人?

邹劲明的神情变化并没有逃过唐子棋的眼睛,虽然这一切都是自己设计的,但是看见邹劲明这样他还是有点不爽,甚至是怨恨。

“哥……我……我跟劲明哥是真心相爱的,但是你知道,母亲不同意……”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刚才被唐羽的容貌给吸引住的邹劲明回神。

是了!现在自己跟唐子棋的事被撞破!邹劲明脑海里飞快的闪过许多的念头。

自己在军中的职位该升一升了,但是如果传出不好的传闻……只能牺牲这个漂亮的未婚妻了,自己的职位高了,想要什么没有?

这样一想,邹劲明看着唐羽的眼里带着杀意。

许是邹劲明的眼神太过赤裸,唐羽皱眉后退一步,“你们想干嘛?”

是的,你们。

不止邹劲明,就连原本还在装可怜的唐子棋也下了床,一脸阴狠的走向唐羽。

一阵掌风从唐羽的耳边吹过,砰的一声,门被关上,唐羽警惕的看着两个人。

以他的体能等级,根本就不是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对手,更何况两个人?但是,不拼一把才是真正的没有机会!

三人很快的缠斗起来,不出所料,唐羽很快就落了下风,邹劲明看着他就更加的不满了,他的另一半不能这么弱!

邹劲明越打手劲越狠,唐羽挡得很狼狈,他忙着应付邹劲明,却忘了唐子棋,直到一把长长的刀子从自己的后背穿透心脏。

生命力正在流失,嘴里的血放佛喷泉似的,即使说话不清,也阻止不了唐羽说话。

他死死的盯着唐子棋,眼里一片猩红,“为什么?”为什么这恨他?恨到要杀他?

唐子棋恶狠狠的笑道:“为什么?凭什么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野种占据着属于我的一切?明明我才是唐家的真正血脉!唐家大少的位置,唐家的一切一切……”

唐子棋后来说了什么,唐羽已经听不见了……

唐羽,死了。

 

 

第002章 唐羽重生

唐羽是被额角上一阵尖锐的痛给唤醒的。

“少爷您请稍等一下,本拉马上给您治疗。”充满冰冷的金属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来不及多想,额上的痛渐渐的消失了。

咦?等等!

唐羽猛地睁开眼睛,伸手摸摸心脏的位置,一点都不痛!心脏非常有力的跳动着!

自己……没死?

“少爷,请问您额上的伤疤需要去掉吗?”

充满金属感的声音把唐羽的思绪拉了回来,唐羽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机器人管家,这是专属于自己的机器人。

本拉见唐羽不回答,以为他的身体还有什么问题,继而又扫描了一遍。

嗯,除了心跳有点快之外,没有什么问题,少爷的身体很健康。

“少爷,请问您额上的伤疤需要去掉吗?”本拉又问了一遍。

唐羽终于回神了,他摸摸额角上的伤疤,他记得,这个伤疤是在一年前他准备考华夏第一军校的时候,被唐子棋从楼梯上推下来撞伤的。

那个时候他已经跟本拉说过不用消除疤痕,因为他想用这个疤痕让母亲也对自己心疼一下,只是,母亲只是看了一眼,说了一句:“不要跟弟弟闹别扭。还有,你弟弟想去第一军校,你就把那个保送名额给他吧。”因为这句话,让他彻底的明白了,在母亲的眼里,他真的不算是什么。

唐羽不再想那些令他心烦的事,他现在只想搞清楚一件事!

他不是被唐子棋和邹劲明联手杀了吗?难道现在是他在做梦?但是心脏被刺穿的那种痛他就是想忘也忘不了,又或者是,之前的都在做梦?

而刚刚他是被额角上的痛给唤醒的,那么就说明这个伤是刚刚不久才弄上去的,而心脏的伤没有那么快就能把自己恢复的活蹦乱跳,更何况,以唐子棋对他的憎恨来看,他根本就不会让他有存活的机会。

“本拉,现在是什么时间?”唐羽问得直接,反正机器人也不会怀疑。而且,本拉还有一个习惯。

“少爷,现在是星际历3027年八月二日十三点四十三分。”

没错,本拉每次跟他汇报时间都会把年月日都说一遍。

果然是一年前的时间……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本拉,你把邹劲明的照片调给我看。”

唐羽想,就算是做梦,他也不可能会梦到邹劲明,还是那么清楚的模样,他可不认为一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会出现在他的梦中。

本拉很快就调出邹劲明的照片,自邹家跟唐家准备联姻后,他的芯片里就有了邹劲明的资料,区区一张照片根本就难不倒它。

照片上的俊美的男子映入唐羽的眼帘,唐羽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又很快被他按捺下去,他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

唐羽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心脏被刺穿的痛,邹劲明的照片,现在的时间,无一不在证明,自己的确重生了。

唐羽眯起眼睛,回想起了临死前听见的话,自己……是一个野种?

野种,就是不是唐家人,但是他明明偷偷去确认过,自己确实是母亲的亲生儿子,虽然父亲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但是祖父很疼爱自己。

唐羽很确定自己是唐家人。

那么,野种……从何说起?

“少爷,请问您额上的伤疤需要去掉吗?”本拉再一次问,看来它得不到答案会一直的问下去。

思绪再一次被打断,唐羽很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不会变通的机器人。

“消除吧!”

既然已经重生,这些曾经想要引起别人注意的东西,已经不需要了。

 

 

第003章 改头换面

本拉得到了唐羽的答复,伸出手在那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上放射出一阵治疗的光芒,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坑洼的伤痕已经重新变成了光洁的皮肤。

摸摸自己的额角,唐羽不禁想,如果唐子棋知道自己不会留下疤痕,会不会气疯?想当初自己决定要留下这个伤疤的时候,他可是得意了好久。

起身走到镜子面前,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可唐羽不满意,这张脸,实在是不符合他的品味,他希望自己长得浓眉大眼,不用太过俊美,至少阳刚一点,而不是妖艳贱货一样……

可长脸这个技术活,并不是他能左右的,他也不想在自己的脸上动刀子,还是算了,贱货就贱货吧。

不过……

他对他顶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并不满意。

明明临死之前都很满意来着,还费了许多的心思在上面保养来着。

难道死过一回,连品味都变了?

唐羽挑眉,镜子里面的人也跟着挑眉,一股浓浓的骚味放佛穿透了镜子,弥漫这个空间。

唐羽,“……”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个挑眉的动作,就像勾人的狐狸精一样!果然是贱货相!还是祸国殃民的那种!

难怪从前他的朋友看他的目光总觉得怪怪的!

“本拉,把我的头发恢复原来的颜色!”

本拉得到命令,立刻开始执行。

一个头罩盖在唐羽的头上,不出两秒开始冒烟,十分钟过后,一个复古美人出现在镜子里。

金灿灿的头发变成了非常接近黑色的深褐色。

原本的妖艳贱货马上变成了高冷的美人。

但是,眼眸的颜色,有点不搭。

冰蓝的眸色跟原来的金色头发很配,但是现在配上深褐色的头发,总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