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海·蓝妖>> 行乐宫

文案:讲青楼的,调教男妓系列,调教师为雌雄同体,定位女性!

强攻强受,弱受,高h,调教文,不喜勿入!

本文背景为虚构秦国,应该属于男女平等且性情开放,只要有权有银子有背景,男女皆可娶小妾和夫侍,因此,行乐宫男女嫖客都接,应该是这样吧,就这样……

看书之前先看男倌介绍

先看男倌介绍,可以免去很多的疑问。

本文背景为虚构秦国,男女开放性社会,男倌氶宠的对象男女都有。

在秦国,皇帝为了笼络大臣,犒赏三军,积累财富,少不得需要以色诱之,以色予之,这才有了行乐宫。

只有皇家御用的调教师才是特殊的阴阳结合体,

一般妓院的调教师都只是女身或者男身,所以在秦国,阴阳同体的调教师尤为尊贵和稀少,且备受尊荣。

四大调教师:无鸾、无情、无欲、无心

无鸾:为首席调教师,倾国绝色,性情令人捉摸不定。

无情:人如其名,冷心冷情,性情冷酷。

无欲,无心:这里为次要调教师,主要是调教女倌,兼职调教男倌。

男倌的名字,按年纪排的,怕大家看乱,先介绍下:

洛 年龄25——30

风 年龄20——24

宁 年龄15——19

梦 年龄11——14

玉 年龄8——10(属于娈童)

1、按照年龄段划分名字,若有新来的,皆按年纪划分,若满了本级年纪,则自动升为上一级的名字,比方说梦字辈的小倌梦柯到了15岁,则名字将变为宁柯。对于行乐宫来说,姓名只是代码,关键是好管理。

2、男倌分下、中、上、红牌四个等级。

3、年纪不能决定挂牌等级,20岁也不见得都是上等牌,同样,15岁也不见得就是下等牌。

第一章 新的一天

京城第一大妓院,行乐宫。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行乐宫也开始了一天的营生,不管是前院儿的女妓还是后院儿的男妓都在钟声敲响的时候开始了一天的功课。

行乐宫之所以能成为秦国第一大妓院,最大的特点莫过于高人一等的皇家调教师,绝对倾国的人间绝色,还有千金一夜的销魂价格!

具备这三大条件的行乐宫自然成为了妓院中的霸主,无数达官显贵散尽家财只求春宵一度的销魂窟!

这里主要说男妓。

清晨所有的小倌都在侍童的带领下,一一来到戒律院接受每日必需的训诫调教。

“玉风,玉清,玉雪……洛扬,洛云,洛夕……”调教执事站在台阶上,每叫一个名字,便有小童上前脱了小倌的衣服,只戴着锁精托和菊饰进入,小童不能随侍左右只得在外等候,进了戒律院先在主阁中接受大调教师训话,再由执事带领前往各自的训教阁。

东西南北四个训教阁中各有四名调教师执掌调教,分别为无鸾,无情,无心,无欲,尤以无鸾大调教师为首,行乐宫男女小倌无敢不从。

主阁中,五排小倌赤身翘臀昂首跪立,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坐在正中间的是无鸾,一袭红衣,一根红色丝带轻轻束起如瀑长发,杏眼微咪,不发一言,若在外,这倾城绝色无不令人沉醉拜倒,可在行乐宫,她却是神一般的存在,就连行乐宫的老板也只是挂名的,真正掌握这里生杀大权和小倌命运的,只有无鸾。

她身旁坐着无情,左手边依次是无心和无欲。

“前几天新进的玉字辈小倌怎么少了一个?”无情最是细心,一眼就看出少了一个。

且玉字辈小倌年纪都在八岁与十岁之间,正是由他训教的,自有嬷嬷上前回禀:“禀情师父,原是十六个的,今儿早上发现死了一个,名叫玉祥的。”

“哦?有小童看着还能死?”

“是的,昨儿臀功被您罚了骑马,今儿早上便发现下体撕裂,流血不止……其实夜里小童也曾来禀,因您昨儿晚上进宫了,奴才不得您的令不敢擅自解禁,所以……”

玉风、玉清等十五个玉字辈的小倌顿时身子抖了抖,低低哭了起来,他们都是战败被俘的金国官宦之后,在金国男尊女卑,全然不似秦国男女关系混乱,只要有权有银子有地位,男女皆可豢养小妾、夫侍无数,自从被俘,充作男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归故土,且这行乐宫的种种调教简直令人发指,想到以后要在秦国男女的胯下被淫辱一生,怎能不害怕不啜泣。

“哦……”无情点了点头,旋即一想,不能让这些小倌认为死就能解脱,这于调教不利,因此,冷冷道:“贱人以为死了便可以了吗?春来,送去驯兽院。”

这下连带所有小倌统统一紧,冷汗滴滴落下,行乐宫的规矩训教之时扛不住的,死了便会送去驯兽院供禽兽奸淫分食。

“其余的人,再哭,便一并送去!”无情的眼睛一扫,玉字辈的娈童们顿时噤声,有个小倌情急之下竟失了禁,尿了一地,生生厥了过去。

无情一个眼神,春来嬷嬷自是上前抡起胳膊抓住才十来岁的小倌左右开弓,那小倌抽醒来时,双颊肿痛不堪,欲哭却不敢,望着无情冷漠的眼神,双眼只剩下了恐惧。

无情接道:“你不得令,训教之时失禁,此乃对调教师大不敬,念你初犯,又是新人,罚你三天不准饮食,每日赤身跪扫戒律院,每晚为接客的女倌舔穴,服是不服?”

“服……呜服。”

“拖下去即刻执行!”无情长袍一挥,对付这些高傲的金国人,只有摧毁了他们心中的意志与尊严,才能更好的调教,金国男尊女卑,想来,调教这些金国官宦子弟,让他们伺候秦国最卑贱的女倌,不得不说,行乐宫的调教师比起一般青楼的调教师更工于心计。

与无鸾的不可捉摸不同的是无情的冷酷,四大调教师中,这二人身份最高,亦曾是宫中替皇上专门调教后宫的调教师,深得皇帝的信任,无心和无欲虽长得次些,却也是上等的美人儿,只是他们主要调教女倌,因最近男倌新人多了十几个,这才被暂时抽调过来帮忙而已。

接下来便是无鸾训话了,她漫不经心的坐正,说道:“玉字辈的听好,十五日之内你们要学会接客,因为前线的战事将会告一段落,皇上若是犒赏三军统帅,我们行乐宫不能有应接不暇的状况,至于琴棋书画,这是天长日久的功夫,都给我仔细的学,心存懈怠者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无心和无欲,你们主要负责其他人的基本功和忍耐力,由于上中下三等男倌人数太多,女倌那边的事,暂时让你们的几个徒弟负责即可。非常之时,都给我抓紧时间,不可懈怠!”

遂又吩咐着男倌这边的总训教嬷嬷:“春来,告诉你手底下的嬷嬷们,驯兽院新制成的一批浸润养穴的器物和药品今日就会下发,这次新品种很多,你们要尽快投入到训教中,记录下各个器皿的优劣,每日的养舌与养穴仔细着点,整理归类,一并呈上来!”

“另外,各调教师手下若有可造之材,及时上报与我。”

“是!”无情三人点头应允,各自带了人下去调教,独留着洛字辈的洛扬、洛云和风字辈的风岚,大家知道,这三大红牌都是直接由无鸾大调教师亲自训教的人,便各自忙各自的散去了。

“都进东训教阁,开始吧!”

第二章 开穴

西训教阁内

玉字辈新来的十五个小倌,除了被罚的一个,加上原来就有的五个,一共十九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两侧站了一批执事,都是帮助调教师的助手,集体面无表情。

“你们都听好了,因为前线的战事即将打完,所以你们只有十五日的时间进行调教,虽然你们年纪尚小,但前线打仗归来的军官们有什么样的喜好这都是不可预料的,为了你们第一次接客可以顺利的活下来,今天主要由我来给你们开穴。”无情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开始训话。

“玉铭,你的穴我已经调教了一年,在他们之中你算是老人了,且你的资质很好,一直没开你的穴是想你多练练身段,现在时间紧迫,就由你给新来的十五人做示范吧!其他人好好看着,今日全部开穴,不想受罪就多学着点!”

“是!”众小倌稚嫩的声音传来。

玉铭跪爬上前,无情先是抚摸了他的身子,不过九岁的身段,经过一年的淫药浸润,已经变得十分嫩滑,每日都有执事前来检查他们的身子,男倌最有价值的年华恰巧就是他们最长身体的时间,因此,为了保证他们身体的稚嫩诱人,少不得要采取些手段。

“口侍。”

听到调教师的命令,玉铭很自然的开始用嘴叼开无情的下袍,小脑袋钻了进去,因着调教师的那话无比硕大,且粗,甚是难以下咽,倒不是他无能,实是这小身板还没长成,可这里是行乐宫,是只为行乐的地方,不是怜香惜玉的地方。

无情见玉铭连尚未抬头的话儿都吞不下,也不着急,纤长的大手抓起玉铭的脑袋,迫他昂首望着自己,伸出大掌便以三强二弱的节拍抽打着他的脸颊,玉铭不敢喊疼,更不敢喊停,生生受了,直到双颊红肿,无情才又将他的唇对准着那话儿,玉铭张嘴,终于成功吞下,无情开始抽插,双手按住玉铭的头脑,玉铭开始全力吞咽,本就硕大的阳物次次没入深喉,没几下玉铭便累了,可无情身为调教师,那阳物又岂是那么容易便兴奋的?

无情一个眼神,两旁走来两名执事,一名用软鞭抽打玉铭雪白的翘臀,一名双手卡主玉铭的脖子强迫其快速吞咽,几乎每一次都像顶进了玉铭的胃里一般,不多时,胃里和口鼻开始喷出液体,而雪白的幼臀也变得红彤彤的,分外诱人,玉铭开始两眼翻白,无情这才喊停,两名执事一松手,玉铭便只能倒在地上喘气了,可他不敢躺,胳膊又强行撑起,清理调教师父的那话儿,行乐宫的训教规矩之一便是不准弄脏调教师父的身体。

不一会儿,眼看着无情那话儿渐渐抬头,便识相的开始背对无情翘臀等待,无情望着被抽打到殷虹的白臀,勾股之间粉红色的处子之地,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他们的训教嬷嬷并未偷懒,这穴养的甚好,一旁的执事端着托盘,无情取了一个软竹管,长约四寸,插入玉铭的穴内,软竹管遇热则弯,是以,是调教师给幼穴,灌肠,注油的首选。

软竹管的另一端是羊肠所制末端连着漏斗,无情拿了油和媚药一前一后倒了进去,玉铭小腹微胀起来,开始呻吟,浑身燥热,偏偏情师父又用软玉塞堵住了穴口,玉铭渐渐把持不住,毕竟是没有经过开发的幼穴,稍一刺激,便控制不住的浪叫起来。

“情……师父,求……额……要……救命……”

“跪好,屁股再翘高一点!”无情对他的浪叫恍若未闻,继续命令,玉铭只好喘息着,弯腰翘臀,无情拿着戒尺开始抽打穴口,一尺下去,那穴口便是一缩,连带着玉铭体内的润滑油和媚药狠狠一撞,玉铭只觉得又佟又麻又舒服,即痛又爽。

“啊!……啊……啊……”一尺尺下去,穴口不断收缩,体内液体不断撞击,玉铭开始维持不住跪姿了,无情此时突然抽出软玉塞,一股黄油伴着媚药和秽液奔泻而出,穴口大开,似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玉铭舒服的尖叫起来,可还没等他叫完,火热的硕大便直直插入,没有一丝余地,无情在幼穴最放松的时刻,瞬间扣住纤腰,一插到底,这番功夫,足以说明她的调教功夫远非一般青楼调教师可比。

新穴最难过的一关便是“紧”,通过淫痒爆涨,让新穴穴口大开,再一举而入,由于之前灌入了药油和媚药,因此,新穴亦不容易破损,饶是如此,新穴依旧被撑得没有一丝缝隙,撑出了裂口。

“啊!情师父……呜,不要……呜……”身下人儿哭叫起来,无情淡淡道:“放松你的腰身,胯下打开,你一向听话,不要惹火了我,对,就是这样……”

玉铭知道,从自己进了这行乐宫,便再不是官宦人家的少爷了,一年来的调教,令他深知,在行乐宫,不听调教师的话,不乖乖的接受训教便只有生不如死一条路,像他们这样的官妓,一人生死连累全家,为了尚在流放之地的父母,他只有忍耐,于是,他强迫自己身心放松起来。

无情开始抽插起来,每次抽动都带着一声浪喊,渐渐的,穴口开始出血,玉铭变得声嘶力竭起来,无情看了看穴口,抽出分身,冲身旁的执事说道:“带下去,喂些药油,掺入小菊花(媚药的名称),一次不要放太多,两勺即可,让他骑马,必须多练习忍受抽插,今日先骑三个时辰,每半个时辰加一次小菊花药油,记住,三个时辰后用三号玉势喂养,告诉他的训教嬷嬷,以后每天晚上都要养穴,不可耽误次日的调教!且所有新穴都必须在三日内熟记训诫规条,若有记不住的,上报与我,哼,自有他的好去处!”

一旁自有专门记录各穴训教情况的执事,忙一一用笔记下,应着。

“下一个,玉风……”

如此半天下来,十九只穴全开,无情亦未有半点喷射的迹象,各执事不由得按自羞愧,自己进这行乐宫做执事何尝不是想有朝一日可以拜得名师,自己虽非阴阳合体之身,不能享受皇家供奉,但只要能成为皇家调教师的徒弟,那也不枉此生了,只是如今看来,还差得远呢!

当无情走出西训教阁的时候,十九只刚开的穴都骑在特制的铁马上,腰身紧紧用细绳牢牢绑在马身上,臀部被迫翘起,马背上硕大的玉势不断抽插着幼穴,浪叫,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为什么您不下令封住他们的檀口呢?”

“还有您今日并未使用锁精托?”新来的两名执事就是冲着行乐宫有着秦国最顶级的调教师而来的,眼下好奇,便脱口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