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祈愿

2015年8月17日,长白山上。

“喔!可算是到了!”胖子力竭地喘着粗气儿感慨一声,同时把肩上的背包扯下来丢到一边,跟着就一屁股坐到雪地里休息。

“就是这里呀?”小花拄着登山杖,弯腰往缝隙里瞅了一眼,微喘着道。

这时,黑眼镜也把脑袋从小花身后探出来往缝隙里瞅,然后就啧啧啧地道:“这哑巴的品味还真是不太一般呐!”随即,脸上就挂出他特有的那种不明意味的招牌笑容。

听着三人的吐槽,吴邪却并没有出声去附和谁,而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道缝隙面前。渐渐地,那清澈的眸底就隐隐泛起一种惶恐不安的情绪。

小哥,你一定还在等我的,对吧?

过了一阵儿,胖子终于不那么喘了,就转头瞄了吴邪一眼。见他几乎魔怔了似的傻站在缝隙面前一动不动,就问:“小天真,咱这是要直接进去抓人呢,还是搁这儿干等着啊?”

“唉,我说你发什么呆呢,听见你胖爷儿的话没?”见吴邪依旧没什么反应,胖子立马就扯开嗓门吼道。

胖子这么一吼,倒还真起了作用。跟着吴邪就转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小花和黑眼镜他们,最后才将视线收回,对着那道裂缝说道:“里面太危险了,你们能陪我走到这里,已经足够了!接下来的路,我一个人走!”

“哟!小三爷这是瞧不起咱这几个保驾护航的伙计呀?”小花戏谑道。

“都这时候了,你他娘的还说这种话!”胖子被吴邪的话气得直接从地上跳起来,然后两步走到他面前,狠狠地把他往后推了一把,“就你这种小身板,就算是有十条命,进去也都得喂了那要死不死的人面怪鸟,还死犟个什么劲儿?”

吴邪低着头,没有说话。

“小三爷,你可想好了,万一哑巴出来后见到你已经死了,那他这十年是不是就白等了?到时候,也该随着你一块儿去了啊?”黑眼镜歪头看着吴邪道。

而他的话,着实让吴邪浑身都打了个激灵。是啊,万一小哥出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死了,那他会怎么做呢?是陪自己一块死吗?还是又要再次进入青铜门?不,这都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稍稍思索了片刻后,吴邪抬起头再次看向三人。只见,每一个人脸上都是无比坚定的神情,看来,他们一定是要陪着自己走到最后的。

终于,他让自己妥协了,在冲着面前的三人点头时,脸上又再次露出了个感激的笑容。

“唉,这不就对了嘛!还准备跟组织搞分裂,你也不想想,当年哥儿几个一起出生入死的时候,啥时候眨过一下眼皮子了?”胖子笑着把吴邪拉过来,甩着肥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把。

“好了,进去吧!在你们说的那个休息地点整理一下装备,休息半个钟头后我们就去青铜门。”小花道。之前,胖子已经把这里的情况跟他和黑眼镜大致说过一下。

“嗯!”

很快,四人便来到了当年那个画有壁画的温泉处。接着就开始整理装备,把在之后用处不大的物品全都暂放在这里,打算只带着武器、照明设备和一些必需品轻装上阵。

除了四把短刀外,这次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四把霰弹枪,是这次的向导替他们准备的,具体过程没人清楚,但既然已经收下了封口费,那也就不必再去担心什么。

这种霰弹枪的特点是火力大,杀伤面广,被击中的物体呈蜂窝状,是近战的高效武器,用来打那种人面怪鸟最合适不过,但唯一的不足,就是声音太大了。

收拾完装备后,他们吃了些东西补充体力,然后就静坐着休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碰到什么样的凶险事物。

休息时间一结束,四人背上装备,就继续往缝隙的深处走去。

可是,走了十多分钟后,在前面带路的吴邪就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怎么回事?”胖子在后面叫道,小花和黑眼镜也停了下来。

“没有路了!”吴邪颓然地道,“这里还和十年前一样,在他进去之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闭了。”

闻言,狭窄的缝隙里顿时就安静了,只剩下了四人的呼吸声。

“既然小哥他能有办法把路给封了,那咱不妨也找找,兴许在外面也能找到个什么机关把路再打开!”胖子过了会儿道。

“先前,我就看到了有几处岔口,或许真是咱走错道了也说不定呢!”小花假装轻松地道。

“小三爷,别站着了,一起找路吧!”黑眼镜道。

“嗯!”在大家的鼓舞下,吴邪咬咬牙,还是决定先骗自己一把,尝试着再去找一条路出来。

时间过去了三个小时,在四人几乎把所有能走的路全都走过一遍,所有可能藏有机关的地方全都光顾过好几次后,他们又回到了先前的那口温泉处。

“天真,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小哥他自己出来吧!可能机关是在里面的,只有他能去开。”胖子安慰道。说实话,现在就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会有人再从里面走出来。

“好!”吴邪露出个很平静的笑容,轻声对胖子道。

“天真,你、你没事吧?可别跟胖爷儿我开玩笑啊!”胖子骇然。

他没想到,一向固执地吴邪,竟然会笑着用这么轻松地口气,就答应了自己这个根本没什么说服力的提议。那过于平静地笑容,让人感到不安,且觉得很假,仿佛此刻的吴邪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我没事,胖子!”吴邪依旧平静地道,甚至脸上的那抹笑容都还没有完全消失。

胖子转头看向一旁的小花和黑眼镜,想问问他们的意见。谁知小花却冲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而黑眼镜也一直沉默着。

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后,就靠着岩壁闭上眼睛开始休息,索性也不去管坐在一旁的吴邪。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小哥可能是再也回不来了的。他只是希望,吴邪在接受了小哥的死亡之后,能够坦然的面对后半辈子的人生,不再去抱着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熬日子。

温暖的环境让人容易犯困,加之前几天的长途跋涉,以及刚才的一番折腾,很快,其他三人入睡后,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就在吴邪的耳畔响起。

这时,吴邪动作很轻地从背包里掏出了张起灵留下的那只鬼玺,那是他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

在张起灵离开了很久之后,吴邪才发现,自己放在铺子里的那三条蛇眉铜鱼不见了。同时,在放置蛇眉铜鱼的盒子里多出了张起灵留下的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它们不该属于这里!想是他那次特意来跟自己道别时拿走的吧。而之后,他在最后的离别之际,又把属于他的一只鬼玺留给了自己,那这算是在做交换吗?

什么在十年之后,用这只鬼玺打开青铜门来接替他,全他/妈都是骗人的话,当时他就没信,现在,就更不信了。他只不过,是不想在死前还欠着别人什么东西吧!顺便,再给那时还天真执着的自己存下个十年期的念想,便不至于让自己发疯到想要去咬人或者就此一蹶不振。

怎么好人好事,全都让他一人儿给做了?他/妈/的,自己在他面前到底算什么呀?心里虽是这么愤愤地想着,可吴邪还是时不时地下意识往缝隙的深处眺望一番,直至被那在温暖环境下无法抵挡的困意袭来后,才垂下了眼皮。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从梦中惊醒,眼角还挂着一串儿泪。见其他人都还没醒,他轻轻地将鬼玺放回包里,又往缝隙深处眺望了片刻后,便只身往缝隙外面走去。

出了缝隙,外面已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景象。吴邪在一处山崖边上,望着远处的三圣雪山静静地站立了很久,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寻他而来的三人的脚步声。

就在胖子正欲上前去叫他时,小花却摇头。也许现在,让他一个人待着会好受一点吧!于是,三人就警惕地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随时准备着,在他突然想不开的时候上前去营救。

在橘红色的夕阳下,四下里的积雪都被染得暖意融融。可三人眼前的这道背影,却像是极尽了千百世的萧索与落寞,任凭黄昏的余晖将他身上当初的那股执着气息,慢慢地融化为如今的一弯柔软,却再也不能暖起来,仿佛是早已寒过了远处的那片雪山。而这样的画面,突然就让胖子有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果然,就在胖子还在回忆里搜索着的时候,三人就见吴邪突然朝三圣雪山的方向跪了下来。接着,他就像当年的张起灵一样,恭敬地对着那雪山磕了个头。在三人震惊之余,胖子将当年张起灵对着三圣雪山行此大礼的事情,小声地告诉了旁边的二人。

这一刻,吴邪才终于明白,当年,张起灵跪在雪地里虔诚地向雪山膜拜时,淡淡的眸底,为何会流露出那般悲切苍凉的神情。

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地祈求,他在用最恭敬的态度,向圣洁的雪山祈求着自己的一个心愿!

或许,那便是他此生愿意许下的唯一一个心愿!而这,也正是自己此时的所思所想。接着,吴邪就开始对远方的雪山放声大喊。

“圣洁的雪山啊!求你让他回来吧!回到我的身边吧!”

“我愿接受时间的一切惩罚,用我的一生,只为换他此刻能够平安归来!”

吴邪的声音在山风的裹挟下,传出去很远,但除了呼啸着的风声外,没有谁再去回答他。身后的三人,虽是一直在注视着他,但同样也都没有上前去打扰。

过了一会儿,吴邪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可这次却带着明显的哭腔,但依旧还是大声喊着,就仿似在发泄一般:“张起灵,你听到了没有,小爷我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啊?”

说罢,吴邪微微侧过头去,看了一眼那轮即将跌进层峦背后的斜阳,之后便彻底绝望,颓然地垂下了脑袋。对身后一个正缓缓靠近的脚步声,全然没了丝毫反应。

当那个缓缓而来的脚步声,最终停在他身后只有咫尺的地方时,一个细长而又瘦削的手掌轻柔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接着,一个曾经令他无比熟悉,但此刻却又显得有些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听到了,吴邪!”                   

作者有话要说:

☆、带我回家

“吴邪!”

待那个声音再次从身后响起时,吴邪才如梦初醒般地循声转过头来。抬首回望的一瞬,视线便与那双亘古不变的黑眸对上。在额前细碎刘海的遮挡下,那双黑眸就犹如深邃浩瀚的宇宙一般,让人永远都无法去接近暗藏在里面的真相。然而此刻,吴邪却清楚地看到,有几分流转不定的异彩自那双让人多看一眼便能陷进去的黑眸里露出。

吴邪痴痴地与它对视了良久后,才又转而去打量这双眸子的主人。那张白皙干净的清秀面庞上,找不出一丝岁月流过的痕迹,高挺的鼻梁,在夕阳的余晖中投下分明地一道阴影,削薄的双唇也被涂上了一层橘色暖光,一身整洁的休闲服饰让吴邪不禁产生错觉:他的一切,都宛若当年与自己分别时一样。但很快,吴邪就惊异地发现:他根本就是和十年前一样,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变化都没有。

虽然事先已经对面对这种情况做过心理准备,但吴邪还是实打实被眼前的事实撼住,因而在站起来时,身体不由就往后退了一小步,结果却不料脚下一空,当即就要从悬崖边上**下去。不远处充当了观众的三人,登时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马上就要上前去营救,然而,下一秒吴邪就被那双眸子的主人顺势一把给拉到近前,众人这才跟着松了口气,进而继续站在原地安分地扮演观众的戏份。

只见那两人面对着面,距离不过咫尺,四目却凝视了许久,放佛都想把对方深刻进自己的眸里才肯罢休一般。

“小哥!你出来了,你真的出来了?”吴邪这时才突然缓过神,猛地一把就环住张起灵的腰际,并且双臂还在不断地加大力度,生怕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下一秒便会消失了一样。

张起灵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深情拥抱给弄得当场怔住,缓了好几秒,才缓缓将双臂抬起来圈住吴邪的身子,接着又将下巴抵在吴邪的颈窝,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这一声响起在耳际的温柔肯定的回答,伴随着萦绕在颈间的温热气息,让吴邪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于是,他不由又紧了紧环在张起灵腰际的手臂。

这一次,张起灵立马就做出了回应,直搂得连他自己也认为下一刻就会把怀中人儿的骨头揉碎,方才停止再施力。而吴邪也确实被这个过分紧实的拥抱给弄得疼出泪来,但更疼的地方,是心!

“张起灵,你魂淡!你还我十年,还我十年呐!”吴邪哭喊着,紧抱着张起灵肆意发泄,“小爷我都老了,你知不知道?都老了,三十八了……”

“吴邪……”听着怀中人儿的哭诉,张起灵没去辩驳什么,反倒是把他搂得更紧了些,心疼地伸出微凉地手去抚摸他被风吹乱的头发。伴随着因难过而起伏不定的呼吸声,将自己的头又往他的颈窝里深埋了几分,嘴唇轻柔地凑到他的耳边,喷吐着暖热的气流哽咽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张起灵反复地在吴邪耳边呢喃着道歉。

不一会儿,吴邪就感觉到自己的颈窝处有暖暖的液体滑过。

之后,二人谁都没再说话,只那么长久的站立着,静静地,在三圣雪山面前紧紧地拥抱,放佛是想让雪山替他们见证这一场奇遇。

看到这感人一幕,小花脸上露出欣慰一笑,一旁的黑眼镜不失时机地就要给他个深情一吻。当然,小花是不会让他得逞的,一肘子就抵在他的胸口上,下手倒是不重,黑眼镜却假装吃痛,捂着胸口滋哇乱叫,一脸你谋杀亲夫的表情。小花斜睨了他一眼,他就赶忙赔笑,顺势搂过小花的细腰就要往缝隙里走去。

小花这回倒是没再反抗。只是,走了几步后,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便推开黑眼镜的手臂,径直朝那到现在还不知趣的胖子走去。来到胖子身后,小花二话不说,抓着他的后衣领就往缝隙那边拖去。

胖子不满地在小花手里扭拧了两下:“胖爷儿我感动啊,你看这俩爱的纯的,跟那啥、那啥似的……”

“你他妈的不回去做饭,还打算在这儿看多久?”小花给黑眼镜打了个眼色,黑眼镜立马就过来搭手一起拉胖子。

“这小哥也不二呀,怎么就舍得让我们的小天真等了他这么多年?”胖子说着说着,鼻子一酸,忍不住就吧嗒出几滴眼泪来。

“唉,你们说说,他俩这对苦命的鸳鸯……”胖子还欲再说些什么,就被身后毫无同情心的二人强行拖进了缝隙里。

站在雪地里紧紧拥抱着的二人,彼此分开时夜幕已经降临。此刻,长白山上的夜空呈深蓝色,干净的天幕上挂满了万千繁星,大大小小、明明暗暗、远远近近,无不交相辉映。四周的雪山,在晚间也可以看得清楚,一望无际的白色山峰,在天的尽头与幽蓝的苍旻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美好,二人周围的环境就宛若童话里的仙境一般。

“小哥,你终于出来了,该换我进去了吧?”吴邪抹了抹下巴上的泪痕,看了张起灵一眼,随即又将目光偏朝一侧,语气却已恢复平稳。

“不必了!”张起灵沉默了片刻道,眼神里似乎还有几分犹豫,或者说是挣扎,但却与他说的这个答案无关。

“啊,难道,不用再去守那道青铜门了吗?”吴邪疑惑地问道。

“已经没有意义了!”张起灵再次沉默,思量了片刻后,突然松了口气道。

“为、为什么?”吴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因为,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意义!”张起灵郑重的看着吴邪道。

“我?”吴邪的脸刷地一下子就红了,看着张起灵的黑眸,更加不可思议的问道。

“吴邪,带我回家!”张起灵用最低柔地声音向吴邪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说罢唇角还挂起了一丝浅浅地笑意。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啊!吴邪刚止住不久的泪水瞬间就又决了堤,他再次哭出声响来。这十年里他也曾哭过,但每次都是默默无声的将眼泪放干。然而此刻,听了张起灵的话,他就像是得了个特赦令,告诉他你可以把你这十年里的一切压抑和委屈,全都毫无保留的在这个人面前释放出来。这一刻,他哭得接近歇斯底里。随后,他努力控制着颤抖的身形,在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不待张起灵再说什么,上前去又猛的把他死死抱住,生怕自己用力小了,他又会像从前一样随时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张起灵心疼地回抱住吴邪,也很用力,似是在告诉他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

“好了,不哭了,吴邪!”张起灵一边擦拭吴邪脸上的泪水,一边歉疚地道,“我愿用此后的余生来向你赔罪,求你别再用你的眼泪惩罚我了,好吗?”

“你真的愿意以后都陪在我身边吗?”吴邪抽抽噎噎地问道。

“嗯!”张起灵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此生,有你在的地方,便是我的家。带我回家吧,吴邪!”

“嗯!”吴邪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咦,小哥,你身上什么味道,这么好闻?”吴邪在张起灵颈间来回嗅了嗅问道。

“喜欢?”张起灵勾着嘴角问他。

“嗯!”吴邪笑着点点头。

“嗨嗨嗨,你俩有完没完?胖爷儿我做好饭等到天都黑了,你们能不能先把饭吃了再继续啊?胖爷儿我饿得都快扛不住了!”这时,胖子站在缝隙口不满地对二人吼道,全然没了先前在见到二人重逢时那捏着一把辛酸泪的相儿。

“知道了,胖子!”吴邪先回了他一声。胖子听了便转身进去了。

“走吧!之后再告诉你!”张起灵拉着吴邪往缝隙那边走去。

来到壁画温泉那里,吴邪发现除了他们四人的行李外,旁边还多出了张起灵的行李,只有一件,就是那把黑金古刀。

晚饭很简单,三个牛肉罐头、两个沙丁鱼罐头、两个午餐肉罐头,外加胖子做的一大锅加了各种肉罐头配料的火锅面,这种面耐煮,一般很不会煮成糊糊,吃起来也蛮带劲。

开饭前,胖子特意给众人各分了一罐啤酒。开了自己的那罐后就对着张起灵道:“来来来,小哥,欢迎你再次光临人间!”

没想到话才刚说完,还没等张起灵开口,就被吴邪给吼了一句:“胖子,你说什么呐!”

“嘿!你们瞧瞧,瞧瞧,这才刚回来就这么护着了?”胖子打趣,“那看来以后啊,小哥跟着小天真,铁定是不会吃亏啦!”说着,还冲张起灵眨巴了下眼睛:“小哥,你行啊,眼光不错哦!”

众人跟着笑了笑。

“去你的!”吴邪假意板着脸虚踢了胖子一脚。

“哥们,恭喜你终于想通了!”这时,黑眼镜也抬着自己的啤酒跟张起灵手里的撞了一下,说完就对着吴邪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却立即被吴邪恶狠狠地瞪回。

“恭喜小三爷,这趟千里寻夫路没白走!”吴邪假意还在胖子和黑眼镜的生气,小花过来一把揽过他的肩膀,把两人手里的酒撞在一起,装作一脸欣慰的道。

“小花,连你也……跟他们瞎闹!”吴邪被众人呛的满了通红,张起灵一直没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一脸囧样的吴邪,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恭喜二位!贺喜二位……”

一番玩闹过后,胖子盛了一碗火锅面递到张起灵面前,自信满满地道:“小哥,你十年不食人间烟火,今儿个尝尝胖爷儿的手艺,保准让你对重获新生后的第一顿饭印象深刻。”

“谢谢!”张起灵接过面,点点头道。

吃过晚饭,胖子跟吴邪把营地收拾干净后,众人又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谈女人、谈男人、谈爱情、谈未来、也谈自己曾经做过的糗事,小小的营地内满满地都是大家欢快的笑声。人生有一群死党如此,岂不快哉!

时间将至午夜,众人睡意袭来。

张起灵对胖子他们道:“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了,你们且安心休息,我跟吴邪去去就来!”说罢就一手提着黑金古刀,一手拉着吴邪往缝隙的深处走去。胖子好奇地往二人消失的方向望了望,被小花说了几句后才死了心,乖乖地窝进了睡袋。

“小哥,你带我去哪?青铜门吗?”吴邪想了想里面的人面怪鸟,不禁感到一阵恶寒,不过有张起灵陪在身边倒也没觉得那么害怕。

“嗯!”张起灵应了一声,似是感觉到他的不安,就接着道:“吴邪,别怕!我带你去个地方,以后再跟你解释!”

“嗯!”吴邪信任地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青铜门后

出了缝隙后,二人便来到青铜门所在的那个裂谷。耳畔刚一有鸟鸣声响起,张起灵立即就用黑金古刀划破了自己的左手手背,登时鲜血就汩汩的往外涌了出来。

“小哥,你……”吴邪大惊,不知张起灵意欲何为。

“没事,有了我的血,它们就不会攻击你,过来些,别离我太远!”张起灵淡定地道。

看着张起灵满不在意的样子,吴邪稍稍迟疑了一下便紧紧地跟在他身侧,一同往青铜门的方向走去。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后,张起灵突然问道:“几点了?”

吴邪抬手看了一眼腕上戴着的夜光防水手表,道:“十一点五十五。”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距青铜门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张起灵将吴邪拉到一块巨石后面道:“很快,你就会看到一场可能是你此生唯一一次有幸看到的表演,如果害怕的话就躲到我身后!”

“……表演?什么表演?”吴邪眨了眨眼,狐疑的看向张起灵。

“你马上就会知道!”张起灵看向青铜门道。

吴邪正要转头去看,张起灵却突然伸手捏住他的脸,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用右手奇长的二指沾着左手手背上的血往他额头上抹了两道,接着左右脸颊上也都被各自抹了两道鲜红的血迹。

“虽然没有危险,但还是预防一下!”收了手上的动作后,张起灵淡淡地道。

“……”吴邪本来还想问这是什么意思,结果就生生被张起灵这句话给堵了回去。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古老而又沉重的巨门开启声,二人同时往青铜门那边望去。

“看,出来了!”张起灵用极轻的声音道。

“啊……”

吴邪刚要惊叫,嘴就被张起灵用力捂住,“别怕!”

“这些东西是……是鬼、鬼啊……”吴邪看着从青铜门内出来的那群装束与行动都十分怪异的“人”,勉强将张起灵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掰开了一条缝颤声道,整个身子都忍不住地发起抖来。

张起灵见状摇了摇头,从身后抱住吴邪,在他耳边轻声道:“这是百鬼夜行,每年阴历七月,冥府都会放出舍生者的魂魄,让他们去人间捡拾生前的足迹,如能全部集齐,则可成为往生者,去往西方极乐。”

“什么是舍生者?”吴邪问道,声音依然打颤。

“取义成仁者!”张起灵道。

“那往生者呢?”吴邪问。

“与佛有缘者!”张起灵道。

“现在是午夜零点,七分钟后我们再进去!”张起灵接着道。

“为什么是七分钟?”吴邪好奇地问道。

“因为,七是一个神秘的数字!”张起灵略带戏谑地道。

“啊、啊……”吴邪被张起灵的解释弄得一愣。

看着吴邪一脸困惑的呆傻摸样,张起灵嘴角抽了抽,继而又道:“从不同的学科来说,文学:《汉书·律历志》上有载,七者,天地四时人之始也;天文学:阳光可分为七色、北斗由七星组成;地理学:陆地分为七大洲、世界共七大奇迹;数学:算盘设七粒珠子;化学:水的PH值是7;音乐:简谱共七个音符;玄学:七是一个轮回;佛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宗教学:上帝用七天时间来创/世纪……”

听着张起灵滔滔不绝的列举着有关神秘数字七的例子,吴邪彻底拜服,看着先前的一众游魂已经飘远,就忙用暂停的手势打住他道:“好了,小哥,我知道了!”

“走吧,我们进去!”张起灵淡定自若地道。

片刻后,二人来到那两扇巨大的、完全敞开着的青铜门前。

“小哥,你确定进去之后不会再碰到……鬼?里面好黑啊,还有阴森森的雾气……”吴邪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地道。

“别怕,有我在!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这片雾气之中,跟我来!”张起灵一边说一边牵起吴邪的手往里走。

果然,没走多久,吴邪就见到不远处的雾气已是泛着青蓝色的幽光,再走近些,他们就来到了一处绿光大作的岩洞入口。

“这里是梦之界,这十年,我一直待在这里!”张起灵平淡地道。闻言,吴邪心里一酸:这哪是活人能住的地方啊!

“小哥……”吴邪紧了紧握着张起灵手,随即眼眶就红了一圈。

“没关系,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张起灵转身搂住吴邪,轻轻地揉了揉吴邪的头发,安慰道。

不过,张起灵的话却让吴邪心里更觉得难过,因而吴邪又再次不管不顾地将张起灵死死抱住。

二人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张起灵轻轻地拍了拍吴邪的背,“好了,不难过了,我们进去吧!抓紧时间,两个小时后青铜门就会自动关闭。”

“嗯!”吴邪点点头,随即二人进入岩洞。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大小小的天然水池,大的足有一丈见方,而小的则仅能容一人站立其中。每个水池上方都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就仿若仙境里的画面一般,且隐约还能透过清澈的池水看到池底的碎石细沙。水池的四周,布满了高矮大小参差不齐且还发着莹莹绿光的细瘦蘑菇。

“哇,这里好暖和,好多天然水池,还有会发光的蘑菇,真是太神奇了!”吴邪惊讶地道,先前的抑郁情绪此时已经一扫而空。

“嗯!这些都是温泉。”张起灵应道,“这些沿着池边生长的蘑菇,凭借地热,能释放出一种可溶于水的芳香物质。在此沐浴,身上就会沾染这种物质的香味!”

“真的?这也太离谱了吧,让我看看。”说着吴邪就蹲下身,伸手将近旁一个水池边上的蘑菇采过一株,鼻尖凑过去猛地嗅了一下,“嗯!小哥,它还真是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闻言,张起灵莞尔,随即又拉起吴邪,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天然石室,道:“我们先去那里!”

吴邪这才注意到,这个岩洞中除了大大小小众多的水池外,唯一一个能住人的地方就是那间半倚于岩壁上的石室。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张起灵这十年来的宿营地,吴邪心中登时激动起来,便将手中的蘑菇随手一丢,跟着张起灵穿行在各个水池之间,往石室那边走去。

“啊……就一张石床、一个石台和一棵奇怪的树啊?”吴邪看着眼前的景象,失望地道,一时间也没想起张起灵在这里待过十年时间。

“这是火精神树!”张起灵没去评价吴邪的牢骚,只是安静的站在那棵怪树面前,用受伤的左手温柔的摩挲着它赤色的树干,语气颇为凝重地道。

“火精神树?”听张起灵突然换了种说话的口气,吴邪马上就将注意力集中到那棵怪树身上,“朱砂红的树干,墨绿色的大圆叶,三米不到的树身,长得还歪歪扭扭的,这里的东西怎么都这么怪?”

“我带你来,就是为了让他见你一面!”张起灵语气依旧凝重。

“让它见我?它只不过是一棵树、树啊……小哥?”吴邪不懂。

“哦,当然!”吴邪的话让张起灵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伸手拨开一片碗口大的树叶,里面露出一颗正泛着莹莹青光的神果。

“这是什么?它的果实吗?”吴邪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好奇地问道,没再去追问之前的问题。

“嗯,这是它最后一颗果实,我决定将它送给你!”张起灵说罢却又将抬着树叶的手放下,并没有立即去摘那果子。

“那……它愿意吗?”吴邪总觉得进入青铜门后所见的一切都很不寻常,鬼使神差的就问了这么一句。

“曾经,我用我身上的麒麟血祭祀过它,自那之后我便是它的主人。如今,我要将它的最后一颗果实送与你,它自是不会反对!”张起灵云淡风轻地道。

“最后一颗果实?难道它以后都不会再结果了吗?”吴邪道。

张起灵摇了摇头。片刻后,张起灵拉起吴邪的手,用征求的口吻道:“我们对他行个礼,算是谢谢他吧!”

吴邪原本满脑子都是问题,还想开口再问,但见张起灵此刻正用一双黑眸无比期待地看着自己,只得心底一软点头答应了他。

二人执手对着火精神树深深地鞠了一躬后,张起灵便把吴邪带出石室,并找了个大小适合的水池让吴邪在此沐浴等候,而自己又转身进了石室。

大约一刻钟后,张起灵从石室里出来,手指间衔着那颗神果的蒂,眼眶微红。

“喏!”张起灵坐到水池边上,将神果递给吴邪。

“咦,怎么不发光了?”吴邪伸手接过,拇指和食指捏着果蒂,放在眼前打量。

“神果一离开母体便会将荧光收纳起来。”张起灵解释道,“快吃吧,时间久了功效会下降!”

“小哥,你还没告诉我它对身体有什么作用呢?”吴邪依旧盯着手中的神果道。

“呃……强健身体。”张起灵想了想道,后又加了一句“或许……还能美容养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