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易君然和楚沐泽闹得沸沸扬扬的七年爱情最终惨淡收场。

曾经惺惺相惜的爱人却因野心得不到满足而爬上别人的床,令易君然的骄傲输得一败涂地。

深夜酒吧买醉却碰到开口要价30万愿意跟他上床的男人江亦辰。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江亦辰的脸和楚沐泽的面容重合在一起。

易君然和江亦辰的关系开始得莫名其妙。但却在日以继夜的相处中,一个个真相破土而出。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在娱乐圈里都显得变幻莫测。

旧爱新欢齐聚一堂,易君然这一次依旧是豪赌,只是赌的对象变成了江亦辰。

作者喜欢洒狗血,不喜勿入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君然,江亦辰 ┃ 配角:楚沐泽,柯卓,沈思珩 ┃ 其它:金主,娱乐圈,**情深,HE

☆、分手

“易君然和楚沐泽分手了?!”

这条震惊娱乐圈的消息顿时被各大报社以五花八门的方式刊登了出来。

楚沐泽作为年轻人里炙手可热的偶像明星,他的私生活自然是娱记们窥视和踪报道的主角。自从易君然大义凌然地在公众面前承认楚沐泽与他的关系以后,可谓是掀起了娱乐圈里一阵腥风血雨。

大家都以为楚沐泽有了易君然这样的大老板做靠山日后的事业必定是扶摇直上,可哪料楚沐泽并没有像众人想得那般变得大红大紫,电视剧里可一次都没有上过男主的角色,充其量每次都混个男二。

金主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猜。虽然楚沐泽并没有那般红得发紫,但在圈内人家看着易君然的面子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原本以为这段在众人抨击下被死守的爱情会被传为令人惊羡的娱乐圈神话。毕竟有几个金主会为了一个小明星不仅公然出柜,而镜头面前那时的两人看起来是那么天作之合。

可娱乐圈毕竟是娱乐圈。爱情这种东西,在这般鱼龙混杂的地方不可能会长久,何况还是两个男人。

易君然冷冷地看着电视里漫天飞舞的报道,俊脸紧绷,站在一边的助理何若铭战战兢兢地看着他随时可能爆发的表情。报纸上到处刊登着昨天彻夜未归的楚沐泽从演艺圈天王柯卓的家中走了出来,黑色的鸭舌帽压得很低,茶色墨镜下辨不出漂亮的褐色眸子。

就在何若铭想着如何应对易君然怒气的时候,一夜未归的楚沐泽出现在了门口。何若铭就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一般,易君然抬头看了一眼楚沐泽,看不出一丝慌张无措,看来是早就做好应对的方案了。

易君然不带一丝感情地对着何若铭道,「去封锁消息,今天傍晚以前我不希望再看到这个消息出现在我面前。」

何若铭点头,出门前匪夷所思地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楚沐泽。他有些看不懂楚沐泽了,明明他跟易君然看起来感情那么坚不可摧,为什么会爆出这样的新闻?而楚沐泽又是什么时候认识了那个影视歌三栖的天王柯卓?

说起柯卓不得不提的是,这个男人不仅是演艺圈内炙手可热的演员,而他本人也经营着一家堪比易氏大小的影视公司。虽说易君氏在演艺圈内是独占鳌头,可近几年柯卓的势力也不容小视。难怪易君然会生气,谁会开心自己的爱人跟自己的死对头搞上?不过楚沐泽跟柯卓到底是什么关系,还不能那么早下定夺。判死刑也得当事人画押认罪才行。

何若铭离开后,易君然和楚沐泽之间的气氛变得如履薄冰起来。谁都没有打算先开口。易君然坐靠在沙发上,看着楚沐泽精致漂亮得找不出瑕疵的脸蛋,这个他拥抱了无数次的人,此刻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易君然将报纸丢到楚沐泽脚边,淡淡地问道,「不打算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楚沐泽弯下腰,捡起脚边的报纸,神情自若,「哟,角度拍得挺好,可惜没拍到整张脸。」

楚沐泽若无其事的态度令易君然几欲爆发,但又被很好地克制下来,「沐泽,告诉我。」

「是真的。」楚沐泽无所畏惧地直视着易君然睁大的双眸,说出几乎令人无法置信的事实,「我跟柯卓上床了。就在昨晚。」

易君然随手抓过茶几上的杯子扔了出去,顷刻间玻璃杯摔得支离破碎,不少飞溅出来的残骸碎片滑过楚沐泽白皙的脸庞,留下淡淡的血丝。站在面前的人,却始终无动于衷。

「为什么?」易君然死死盯着楚沐泽,就好像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

楚沐泽抬起手,毫不在意地抹去脸上的血迹,指尖轻轻摩擦了一下,「这句话你没资格问我。」

「你这话什么意思?」

楚沐泽冷冷一笑,褐色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易君然,「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事业始终处在半温不火的状态。易君然,你在背后没有搞手脚?」

易君然听到这话的时候黑眸暗了一秒,但随即恢复往日的从容不迫,「柯卓告诉你的?」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不是事实。」楚沐泽捏紧拳头,白皙的手背上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可以想象此刻楚沐泽心中忍着怎样的滔天怒火。昨晚当柯卓将那些易君然在圈子里打压他的的证据拿出来时,他不敢相信那个易君然是每晚会跟他诉说无数**悱恻情话的男人。他完美的**,同时也是演技堪称高超的最佳男主。易君然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你为了这个就跟柯卓上床?楚沐泽,对你来说出名就那么重要?」易君然没有正面回答楚沐泽的质问,可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那就说明柯卓没有说谎,至少昨晚那场交易并不是一劳无获。

「你应该比谁都明白我奋斗了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楚沐泽几乎是咬牙切齿,一想到那么多年易君然对自己的都是虚情假意,那张翩翩公子的面容下以藏的是深不可测的心机他就觉得不寒而栗。说什么爱都是骗人的。谁会在圈子里处处打压自己的爱人?真是太可笑了,他怎么会相信易君然如此轻而易举就可以被拆穿的谎言,「可你却毫不留情地替我断绝了曾经属于我的机会。我一直在想,易君然要是这几年我没跟着你,我是不是早就红了?」

「楚沐泽,你爱的我还是我的身份?你要的我都能给你,你缺什么吗?豪宅别墅、越野跑车、司机上下班接送,我对你不够好?你为什么一定要红?」楚沐泽是他小心翼翼捧在手里的**,易君然从没想过哪一天他曾经引以为傲的爱人一夜之间竟然可以抛弃所有的过往,投奔到别人的怀里。

当初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公然出柜,当众许下诺言,他让楚沐泽在这里昏天暗地的娱乐圈里可以孑然一身,遗世独立。可是楚沐泽呢?他根本不稀罕,他想要的是举世瞩目的成功。易君然是知道的,楚沐泽他有野心,他不可能就这么乖乖地呆在自己身边,可是他还是将自己的人生豪赌在楚沐泽身上。这次他竟是输得一败涂地。本该是人人惊羡的爱情,如今成了众矢之的。

「易君然,你不过是想把我圈养在你身边当作男宠而已。就算我们的关系曝光,可是在别人眼里你依旧只是我的金主而已,我需要小心翼翼地伺候你,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被雪藏。呵呵。」楚沐泽冷冷地一笑,「不过以我现在跟被雪藏的处境也差不了多少。易君然,是你对不起我在先,不能怪我不义。」

易君然不敢相信从楚沐泽嘴里竟然可以说说出这般令人心碎满地的话。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楚沐泽的时候,纯粹透明的少年,在娱乐圈这般鱼龙混杂的地方想要留住一个人的纯真无暇有多难。楚沐泽永远不会知道。心脏一阵剧烈的收缩后,易君然俊雅的面孔上惨白一片,然后重重倒在沙发上。他几乎可以想象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勃然大怒的表情。他曾经那么不可一世地在那个男人面前发誓,他跟楚沐泽一定会幸福的,他会让那个曾经将他的母亲伤得体无完肤的男人后悔。

「整理好你的东西。搬出去。」易君然甚至放弃了挽留。曾经的爱人,如今剑拔弩张地面对面,互相撕咬着对方的伤口,不顾鲜血淋漓。真是太可笑了。简直比夏季档上映的搞笑电影还要令人可笑。

眼角溢出泪光。易君然不着痕迹地挡住。

楚沐泽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去时,易君然语调微微上扬,冷嘲热讽道,「楚先生,祝你未来能够大红大紫,心想事成。」

楚沐泽最后看了一眼易君然,眼神里包含了太多错综复杂的情绪。易君然撇过头。

从此以后,他们就是陌路不相识。

有人曾经说过,努力就可以成功,相爱就可以厮守,这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谎言,支撑着我们年少时的一往无前。

易君然见到楚沐泽那一年,楚沐泽20岁,他22岁。都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他是娱乐圈里名声鹤立的金主,而他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可他偏偏对那样纯粹无暇的少年一见钟情,自此之后便是万劫不复。易君然以为至少在楚沐泽心里,他对他的爱可以超过事业,到头来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分量。

所有的爱在现实面前,都是那么不堪一击。易君然认为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楚沐泽的人生毫无瑕疵,可楚沐泽眼里他却成了不顾他意愿毫无顾忌打劫他人生的土匪。

易君然没有哭。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楚沐泽拿走了这个家中每一样属于他的东西,甚至连牙刷都没有留下。看似依旧是富丽堂皇的豪宅,如今却是萧瑟落寞。

陆子放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于小乐手中拿着报纸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然后将报纸递给他呆呆道,「君然和沐泽分手了。」

陆子放眼神暗了一下,将报纸丢进废纸篓,对着于小乐不冷不淡地说道,「晚上吃什么。」

不同于于小乐的惊讶,陆子放对于这个消息的反应冷漠得有些异常。从一开始,陆子放就不看好易君然和楚沐泽,楚沐泽野心太大,而易君然的心太小。易君然想要的爱人是可以依偎着他,陪他看看电视,唠唠家常,而不是楚沐泽那般雄心壮志的人。本来就是殊途,又怎么能同归。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啦啦啦!!!新坑终于开始了!!!!!

因为最近忙于大考!!!考完之前希望能保持隔日更!!!!

考完之后窝会还给大家日更的!!!!!么么哒!!!!爱泥萌!!!希望新坑继续求支持!!!!

☆、交易

酒吧里低迷沙哑的**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灯光闪烁不清的打落在易君然那张温文儒雅的脸庞。在这样一个纸醉金迷的气氛里,唯独易君然的眼神清明得令人费解。

烈酒入腹,穿肠毒药。酒瓶里的烈酒悄然见底,易君然却依旧清醒。是谁说酒能醉人的?

「再来一瓶。」易君然一手撑着下巴,慵懒地解开系在脖颈出的领带,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暗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至极。

俊俏的服务生脸微微泛红,虽然这个酒吧里像易君然这样长得好看的男人多得数不胜数,但易君然的好看却又有些不一样。俊逸中透着文雅,白皙的肌肤衬得他的容颜越发俊美,却不会给人女气的感觉。眉宇间透着英气,一双黑眸温柔似水,薄唇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好似多看一眼都会沦陷。

「先生,你喝的太多了。我替您叫出租车回家吧。」服务生有些担忧地看着刚才还满满一瓶的威士忌在不眨眼间竟然被易君然喝了个底朝天。

易君然眯着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微微凑近酒吧上跟他说话的服务生,唇角勾着浅笑,模样真是顾盼生辉。

这时从一边走上来一个长得精致漂亮的男生,搭上易君然的肩膀,「这位先生,你喝多了。」

上前的人是酒吧里新来的服务生江亦辰,还没有退去少年的容貌,唇红齿白的模样让酒吧里的很多男人都蠢蠢欲动。可惜江亦辰洁身自好,对于那些男人他向来是敬谢不敏的。

看清江亦辰的容貌后,易君然愣了一秒,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怎么可能会是他,他不会再回来了……不会了。」

江亦辰不明白易君然在说什么。秀眉微蹙,整张脸在霓虹灯下显得璀璨耀人,清丽的容颜在**的气氛里显得勾人心弦。

「我送他出去。」江亦辰二话不说扶着脚步不稳的易君然走出了酒吧。江亦辰身上散发着属于少年独有的气息,淡淡的清香沁着莹白的肌肤窜入易君然粗重的鼻息间。

走到门外,凉风习习。漆黑的夜晚,连出租车都少得可怜。江亦辰看易君然身价不菲的模样,应该是自己有开车过来,不过喝成这样还能开车吗?他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正直勾勾打量他的易君然,他见过酒吧里那些对他不怀好意的男人眼神里透着暗沉的**,见过那些穿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人对他嫉妒的眼神,可唯独易君然清澈透明的目光下深藏的痛苦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先生,您有朋友吗,我打电话让您的朋友来接你吧?」江亦辰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

易君然突然搂过江亦辰纤细的腰,**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多少?」

江亦辰不明白易君然什么意思,什么多少?他是问他要不要朋友来接好吗?真是醉得不轻,江亦辰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耐烦地问道,「先生,您有朋友的联系方式吗?」

「你一个晚上多少钱?」易君然看着江亦辰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你能出得起多少?」江亦辰不怒反问。

易君然笑了,凉风吹醒了他几分理智,但看着江亦辰的**却又加深了几分。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打开两人面前停着的豪华高级轿车。易君然看了江亦辰一眼,顺手将人拉进后车座。

易君然压在江亦辰身上,四扇车门都被反锁。江亦辰看着居高临下的易君然没有一丝害怕,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毫不客气道,「三十万。」

三十万对易君然来说并不是大数字,只是他没料到江亦辰真的会开口跟他谈价。易君然黑眸里闪着笑意,解开江亦辰身上的制服,白皙诱人的躯体躺在黑色皮质的座椅上,一黑一白相间透着极致的**。

「你觉得你值那么多钱?」易君然调笑着摸上江亦辰毫无瑕疵的肌肤,光滑细腻的触感好似上等的丝绸。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保证物超所值。」

江亦辰一举一动间没有矫情造作。无论装得多么随意,易君然进|入这具身体的时候便了然,江亦辰是第一次。血液成了彼此间交缠最好的run|滑剂,姣好的面容因疼痛而秀眉微蹙,双腿疼得发颤却还尽力勾住男人的腰。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没能让江亦辰留下一滴泪,易君然扶着江亦辰细软的腰让他端坐起来。一瞬间深入骨髓的ru|侵令江亦辰惊恐地睁大双眼,那一刻易君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下透着陌生的倔强,那是楚沐泽不会拥有的表情。因为易君然从来就舍不得让楚沐泽疼。

第二天江亦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中央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在光线的照耀下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稍稍挪动身体,腰间便传来撕裂的疼痛。昨晚放lang|yin乱的一幕幕快速从脑海里闪过,易君然不知去处。

就像是算准了江亦辰会醒来的时间,易君然捧着一杯热牛奶从门外走了进来。江亦辰睁着双眼半靠在床上,本该艳丽的红唇此刻毫无血色。他将牛奶递给江亦辰道,「喝吧。」

「我牛奶过敏。」江亦辰没有抬头,说话的嗓音嘶哑难听,也难怪,叫了一晚,谁的嗓音会好听得起来。

易君然将牛奶放到一侧,伸出手拨开江亦辰额前细碎的黑发,浅褐色的眸子闪着琥珀色的色泽,异常妖艳动人。这是第一次,易君然不得不承认一个人长得漂亮,江亦辰身上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气息**鼓动着你去靠近他。

江亦辰被易君然打量得有些恼怒,口气也有些烦躁,「三十万。」

易君然眼眉微挑,直白的人他见过的不少,但很少又江亦辰这样要钱要得毫不避讳却又不会惹人生厌的。突然他对江亦辰这个人很感兴趣。

从抽屉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三十万支票,在江亦辰眼前晃了晃,笑得炫目撩人,「三十万在这里。」江亦辰伸手想拿过易君然手中的支票,却被易君然藏到了身后,江亦辰扑了个空,紧接着就听到男人揶揄道,「想不到你喜欢投怀送抱。」

以为易君然想出尔反尔,江亦辰一下子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你想出尔反尔吗?!」

「别着急。我没说不给钱。」易君然轻松道,「只是想跟你谈个交易而已。」

「交易?」江亦辰抬头,面色不佳,「什么交易?」

「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易君然的话说的言简易骇,江亦辰何等聪明怎么会猜不出其中的含义。

江亦辰唇角微微勾起,语气里夹杂着嘲讽,「看来我还是挺值钱的。」

「味道不错。」易君然微微一笑,玉树临风。同时抿了一口牛奶,这一句话的弦外之音听得江亦辰有些恼火,却又不能发作。

江亦辰故作思考了一会儿,「好。我答应你。但必须要有一个期限。」

「果然是爽快人。」易君然薄唇弯起,微笑的模样颠倒众生,「三年,三年以后我放你走。」

「可以。」江亦辰似是想到了什么,附加道,「三年内你不能碰我以外的人。这是附加条件。」其实江亦辰不过是不想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而已,谁知道这种有钱人喜不喜欢滥交,昨晚做的时候居然还不戴套。妈的。

易君然倒是没想到江亦辰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得有些令人诧异。他对江亦辰这个人,几乎一点了解都没有。不过这样的关系反而让他轻松,彼此都没有真心,就不必担心分手的时候会是肝肠寸断。

「好,没问题。毕竟洁身自好这点,我还是做得到的。」易君然调笑着摸了一下江亦辰微尖的下巴。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易君然。」

「我知道。」江亦辰不禁失笑道,「昨天各大报社的娱乐板块头版头条可都是刊登着你被劈腿戴绿帽子的消息,还有人不认识你吗?」

江亦辰的胆子很大,易君然的伤口当众被毫无顾忌地撕开,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无懈可击,只是暗沉的黑眸里没有一丝笑意。易君然不高兴了,江亦辰的目的自然也就达到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有些话该说,有些话就该憋在肚子里。尤其从现在起,我还是你的金主。」易君然捏住江亦辰小巧的下巴,只要稍稍再用力一下,可能就会脱臼。但江亦辰毫不躲闪的眼神,就好似嘲笑易君然懦弱无能的逃避。

「是么。」江亦辰笑着,对于易君然的动作毫不在意。

「没关系,以后我会慢慢教你。教你怎么讨你的主人喜欢。」易君然松开手,方才用力的地方留下深红色的印痕。江亦辰的肌肤似乎特别敏感,很容易就被留下痕迹。

易君然回想到昨夜在他身下喘息的江亦辰,艳若桃李的面容上那双如水的褐眸几乎有将人吸进去的力量。昨晚风情万种的江亦辰跟现在冷若冰霜的他判若两人,现在的他好似一副急着跟他撇清关系的模样。不过从江亦辰愿意跟他上床的那一刻,他便知道眼前这个人缺钱。而恰好这样东西易君然却多得有些厌烦。

江亦辰突然感觉到被褥里伸进一双冰凉的手掌,猛地抬头却看到易君然似笑非笑的脸。指尖触摸到熟悉的地方,与指尖的冰冷不同,那个地方炙re|柔软。那是昨晚ru|侵过无数次的地方,明明是第一次,却柔软|jin致的不可思议。

掀开被子,撩起江亦辰身上单薄的衬衫,易君然霸道地欺身而上。感觉到指骨上微微泛酸,男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江亦辰饱满的雪|tun道,「放松。」

挣扎也是无果,江亦辰似乎很习惯认命,既然是各取所需,又何必矫情。江亦辰放松绷紧的身体,被ru|侵的地方是火辣辣的疼,他紧咬着苍白的唇瓣,几乎咬出血来。

凶猛而有力的guan|穿,几乎让江亦辰措手不及。反射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雪白的双腿被男人架在肩膀上。略带薄茧的手掌摩擦着他细嫩的肌肤,一层细汗铺在瓷白的肌肤上,在日光下显得闪亮而温润。

「别夹那么紧。」

江亦辰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晶莹的汗水顺着易君然俊美白皙的脸庞滑落。明明早就在报纸上看过无数次的容颜,此刻的模样才真正是勾人心弦。

趁着江亦辰失神的片刻,ying|物挤到深处。江亦辰一瞬间觉得身体好似被分成了两半,疼得厉害,但眼泪却流不下来。

「名字。」

脆弱的身体任由男人凶猛的动作摆弄着。被ru|侵的地方越来越热,江亦辰双臂缠着易君然的脖子,破碎的声音断断续续,「慢、慢啊……太重了……」

「名字。」易君然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江亦辰轻不可闻地说道,「江亦辰……」

作者有话要说:别锁窝。。。别锁窝。。。嘤嘤嘤。。。窝是小清新。。。。。

求收藏=3=

☆、调查

江亦辰醒来的时候听到房门外断断续续传来易君然和另一个人的声音。稍稍打开一条门缝,江亦辰看到一个身穿西服的男人一本正经地拿着文件夹递给易君然道,「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公司已经撤除了对楚沐泽所有相关影视剧集的投资。律师函今天下午就会到楚沐泽那里,相信柯老板对这份礼物应该很满意。」

「嗯,办得很好。」易君然扫了一眼文件,抬首的时候就看到江亦辰的褐眸从门缝里漏出来。唇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何若铭并不知道易君然的单身公寓里还藏着一个人。

何若铭接到易君然的吩咐以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将这些事情办妥。楚沐泽的贴身经纪人Vicent听说易君然要跟楚沐泽解约时还是大吃一惊的,毕竟楚沐泽跟了易君然那么多年,很多事情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若说易君然对楚沐泽不上心,那是不可能的。豪宅名车一样不少,只要易君然一有空便会亲自来片场探望楚沐泽,冬天出门怕楚沐泽着凉就会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披在他身上。演艺圈里确实没有几个真心的,但Vicent却不曾怀疑易君然对楚沐泽的真心。楚沐泽的所作所为确实出格,但他还没想到易君然会如此痛下狠手,这是让楚沐泽在圈里举步维艰。

「就这些了吗?还有要签字的吗?」易君然一手漂亮的签名龙飞凤舞地落款在签名处,合上黑色的文件夹,顺手解开手腕处衬衫的纽扣,露出纤细却有力的手腕。

其实易君然也算是个美人,只是他的美不带女气,这点跟楚沐泽不一样。何若铭毕恭毕敬地收起文件,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易总,这样赶尽杀绝好吗?」

何若铭跟着易君然的日子也不短了,看着曾经相爱的恋人劳燕分飞已经实属令人唏嘘叹息,但如今易君然痛下狠手要封杀楚沐泽的决心也是显而易见。可若是柯卓真要出手保楚沐泽,楚沐泽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也不困难。他不明白为什么易君然要做那样的无用功。

「我对他做的,不及他对我的万分之一。若铭,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了。」

「只是沐泽毕竟跟了你那么久,如今你这么做,难免会在圈子里落下话柄。你应该明白,若是柯卓有意保他,楚沐泽想要混下去,也不难。」

「我不过想看看,楚沐泽离开了我,到底还有多大的野心。」

何若铭动了动唇终是没有再说下去。易君然看似游刃有余,其实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方才握着的钢笔上有一层薄薄的水泽,那是掌心遗留下的汗水。签字的时候有多用力,心就有多痛。不是爱,便是恨。

何若铭离开后易君然倒在沙发上,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门缝里偷听的江亦辰听见,「出来吧,偷听了够久了吧。」

江亦辰脸上丝毫没有被当场捉住的局促,反而笑得一脸若无其事,别样风情。果然有些人的美貌就是与生俱来的,而江亦辰就是那样的人。一颦一笑都能勾起人的征服欲。

「想不到易大总裁也是手段了得。」一身宽松的衣服显得江亦辰有些飘然若仙的模样,唇畔笑意浅浅,精致的脸勾人心弦,「毕竟是旧**,你也下得去手。」

易君然发现江亦辰总是想着办法彻底激怒他,就像他明明知道楚沐泽的名字如今已经成了他的禁区,江亦辰还会这么招摇过市地嘲讽他,不带半点作假的模样让人觉得有些可恨,但同时又有些有孩子心性的可爱。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应该怎么讨我开心才对。」易君然一把拉过江亦辰,瘦弱的身体整个陷入男人的怀中,古龙香水的气息缭绕在鼻息间,「我更喜欢你在床上的时候多说点话,那样比较讨我的喜欢。」

其实江亦辰有点看不懂易君然,听刚才那个何若铭的话,易君然对楚沐泽并非虚情假意。那么为什么他现在可以这样无所顾忌地拥抱另一个毫不了解的陌生人?如果不是用情不够深,那就是演技太高,连身边的人都无法辨别真伪。

「我的脸很好看。」易君然这句话是反问,但语气里却是笃定。

江亦辰突然笑了起来,「确实好看。」说完,原先动人的笑颜逐渐敛去,「可惜留不住已经离开的人。」

江亦辰真的是一只会咬人的猫,不过短短一天的相处,这个人说的话总能一阵见血。生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让人戴了绿帽子。易君然知道他的名字已经成了娱乐圈的笑话,只是这个时候恐怕除了江亦辰,没人敢这么当着面嘲笑他易君然是被抛弃的丧家犬。

「江亦辰,如果你的脸明天上了头版头条会如何?」易君然若有所思,但江亦辰却再也笑不出来。易君然和楚沐泽这趟浑水,他可不想去参一脚,来一个第三者上位这种大字版头条。

「你这个假设一点都不好笑。」江亦辰推开易君然站了起来,「我的衣服在哪里。」

「丢了。」易君然说的言简易骇,脸上毫无歉意,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着实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那你让我今天怎么去上班?」江亦辰扫了一眼易君然跟自己差不多的身材,「你的衣服那么多,不介意我拿一件吧?」

「随意。」易君然无所谓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又加了一句,「你的工作我已经替你辞了。」

「什么?!」江亦辰听到易君然的话猛地转过身,精致小巧的五官因愤怒而有些微微扭曲,「你凭什么那么做?!」

「就凭我现在是你的金主。」易君然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彻底无视江亦辰的愤怒,勾唇浅笑的样子真是颠倒众生。

不过江亦辰现在可没有什么功夫欣赏易君然的脸,「易总的意思我现在就可以准备坐吃山空了?看来易总还真是千金散尽还复来。」

「哪里哪里,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易君然黑眸微动,薄唇微微上扬,「你的三十万还在床头,随时可以拿走。」

「属于我的,我一分都不会少拿。」江亦辰对于易君然好意的提醒不屑一顾,他还没有忘记卖了自己换来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那三十万吗。

江亦辰转身走进房间,从易君然的衣柜里拿了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套在身上,长短尺寸正好,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还好易君然的腰板跟他差不多。一看休闲服上的牌子,江亦辰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易君然:土豪。真是不拿都对不起自己。

江亦辰换好衣服以后作势就要出门,却被易君然冷冷的一句问道,「你去哪里?」

「难道我现在连人生自由都被限制了?」

「至少要报备。我花了那么多钱,要是你跑了,我可是损失很大的。」易君然佯装痛心疾首的模样,但黑眸里却看不到一丝心疼三十万的样子。

江亦辰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你那么大手笔,我还想继续赚呢,怎么可能跑。放心吧,易总。」

说完,江亦辰甩门而去,易君然方才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一干二净。拿过身边的电话,「给我查一个人,叫江亦辰。」

江亦辰叫了出租车,车子停在破旧的孤儿院门口。揣在手中的支票几乎被掌心的汗水浸湿了。院长老远就看到江亦辰,步履蹒跚地朝着他走去。

「院长,你腿不好,不要总是跑。」江亦辰看到院长看见他一副激动的模样也不免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

稍许走了快些就气喘吁吁,院长缓了口气,眼角的皱纹因笑容而微微甬起,「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走几步就累成这样,还是你好啊,年轻多好。」

「院长还是老当益壮呢。」江亦辰此刻脸上的笑容跟面对易君然时有些天翻地覆的区别,没有任何虚情假意,就如同纯粹的少年,与世无争的模样。

「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不用上班吗?」院长有些担忧地抓着江亦辰的手,「是不是工作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啦,院长不用担心。我能吃能睡能跑,好着呢。」江亦辰说着还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不想让已经年迈的院长替他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院长看到江亦辰还是原先在孤儿院里开朗的模样,瞬间放心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社会带走了江亦辰本该有的纯真,20岁的江亦辰本该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刻,若不是被丢进了孤儿院,江亦辰的未来该是如何的前程似锦。

江亦辰犹豫着将手中三十万的支票交到院长手中,院长有些惊讶地看着江亦辰问道,「你怎、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小辰,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是不是做了什么非法的事情?」

「院长!你想到哪里去了。」江亦辰迅速地在脑子里编织了一个谎言道,「这是我买□□一等奖中的。」

院长狐疑地看了一眼江亦辰,可是看着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他又无法怀疑,江亦辰从小就听话乖巧,从不说谎,也很少会做让他担心的事情。

「真的……是这样?」院长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是真的!你要我对天发誓吗?」江亦辰举着手一副对天起誓的样子。

「我相信,当然相信……你从小就让人放心。有了这些钱,孤儿院也有救了……我替孩子们谢谢你……」

「院长,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

院长的话令江亦辰原本吊在嗓子眼的心情也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还好没有被怀疑。

易君然看着电脑里让人调查的资料,江亦辰的背景比他想象的还要干净,八岁那年母亲自杀生亡,在此之后就被警察送入了当地的孤儿院。如今20岁的他刚刚在酒吧谋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工作了没多久江亦辰就遇见了他。比一般人稍许跌宕起伏些的人生,看起来令人心生同情,可偏偏是那样的环境下出来的人格外的倔强。连谈价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锁了两天的第二章。。。总算是粗来了。。。。窝真是够拼的。。。。

江美人又来啦=3=

顾美人那里目前一周更新一次=3=因为考试期间望谅解=3=江美人这里还是有点存稿的。。。

么么哒,继续求收藏=3=

感谢投地雷和火箭的小天使们=3=破费了=3=爱泥萌=3=么么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