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少校大哥的囚禁》作者:赵大善人

现代 高H 正剧 强攻强受 美人受

简介:

极有名望的周家有两兄弟,

大少爷周温铭是个少校,

二少爷周溪城是个纨绔;

周溪城和他那不苟言笑的大哥应该是两类人,直到有一天他三年不曾见面的大哥回来后,强迫了他……

一切便开始不一样了。

(一直想写军旅/高干/兄弟/年上,现在终于要动笔了)

年上,IV1,多CP,外表禁欲,内里鬼畜占有欲强大哥攻X纨绔浪荡美人弟弟受

制服PLAY/浴室PLAY

囚禁PLAY/军营PLAY

各种PLAY/嘿嘿嘿XD

第1章 第一章周家宴会+第二章黑夜里的强迫(有H)

今日是周家传统的家族聚会,所有的周家子孙都得回来参加宴会。

但是此时周溪城却还呆在一家酒吧,他懒散地靠着沙发的椅背,左手搭在上边,右手则端着一杯红酒,红酒艳丽的颜色也不及周家二少精致完美的容貌,细长微微上挑的眼线,往上多一分则太妖,往下少一分则失去该有的味道;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唇形,再配上他嘴角衔着的玩味微笑,简直就是一位活色生香的纨绔少爷。

“周二少,没想到这幺巧在这里遇见你。”几个人凑上前,为首的那人先向周溪城打了声招呼。

这几人无非就是余京城里的一群二世祖,仗着父母的官位作威作福,三头两天不闹出点事儿来就会浑身不舒服似的。周家二少也是纨绔,但和他们却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周溪城他心里有自己的衡量标准,他再混也有本事靠自己打拼赚钱,积累的人脉根本不是这些人能比的。

周溪城嘴角的弧度淡了不少,他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淡淡出声:“李少好,真巧。”

李泽开听见周家二少肯搭理他,又见对方只有一个人,便壮着胆子继续开口:“周二少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最近这里有个新货色……”

“我还有事,先走了。”周溪城重重放下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的红酒,站起身准备离开。

“二少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对方这幺轻蔑的态度让李泽开觉得有些丢脸,他身后还有一群狐朋狗友看着,他还有没有脸继续混了。

周溪城微微颔首:“哦?厚道……那你自己说说你有哪点值得我厚道的?”

“你!”李泽开整张脸骤然变色。

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不多了,皱了皱眉,抬起腿准备离开。

哪知道李泽开这脑袋被纸糊住了,竟然伸手拦下周二少的去路,还咬牙称道:“周二少要离开也行,把这瓶酒干掉再离开!”

周溪城是谁?即使他在这刻表现得多幺有礼绅士,但他骨子里的纨绔性质根本去不掉。他撩起眼皮,讽刺地瞟了眼对方,在他们都反应不及的时候,周二少快准狠地撩起酒瓶往李泽开的脑袋上砸去,玻璃瓶破碎地声音划破酒吧的吵闹,李泽开猛地蹲在地上嚎叫。

周二少拍了拍手,从容地离开酒吧,身后的哭喊咒骂,全被他甩在脑后。

他今晚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等这家酒吧的一个钢琴师,那人……像极了他的一位故友。

周溪城坐上车,速度飞快奔向周家,再慢一点保不准他便会迟到。

下车时,他看了看时间,七点五十分,还有十分钟宴会才正式开始。

“你又到哪里疯了?!”周父周东原看到自己的小儿子刚从外面回来的身影,不禁皱紧眉,一脸不满。

在一旁的周母暗暗推了丈夫,抱怨:“溪城刚从外面赶回来你便大吼大叫,有你这样的父亲吗?”

周母很快转过来温和对小儿子说着:“溪城回来便好,别听你爸的胡乱吼叫,宴会还没开始呢。”周母素来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周溪城长相随她,也时常在家陪着住,比起她那三年没见过的大儿子,她自然把疼爱都分给了周溪城。

周溪城向周母点了点头:“爸妈,我先去换身衣服。”他走到楼梯处还听到周父周母在讨论。

“你说今年温铭会赶回来吗?”周母叹了一口气,姣好的面容俱是无奈。

周父凝着神,安慰:“军区的事太多,他忙赶不回来也正常。”周父也曾做过军人,他自然站在大儿子这边。

“再忙也不能忙到三年不回家啊!”周母小脾气上来了,声音拔高了点。

周溪城听了一会便自顾自地走上楼,哦,要不是他父母提起了周温铭,他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大哥的事了。周温铭大他六岁,周溪城还小时,对方已经懂事了,两人根本玩不到一块去,再大点后周温铭又去了军队,周溪城便更没有机会和大哥相处,两人几乎没有交集,也难怪兄弟俩没什幺深厚感情。

他再次下楼时,周家的人大部分都聚在餐桌上,周溪城的爷爷坐在餐桌首位,他已经两鬓发白,但是精神矍铄,眼神依旧有力锋锐。

“溪城来啦,赶紧过来坐。”周溪城的大伯母率先发现他的身影,连忙站起身热情招呼。

周溪城穿着一件白色简单款式的V领毛衣,露出优美的锁骨,他双手插进裤袋中,一脸慵懒的神色。

“爷爷。”周溪城向喊了声周家老爷子,随后才回应他的大伯母:“谢谢大伯母,我坐另一边就行了。”这餐桌上的座位也是极有讲究的,你要是不懂规矩随便挑个位置坐下,则会惹恼一群老古董。

周溪城慢悠悠地走到左边的一个位置,气定神闲地拉开木椅,坐下。

“溪城哥,温铭哥今年还是不回来参加聚会吗?”他右手边的堂弟凑过来,小声问道。

他侧过脸往左边看,好像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左手边的位置空出来了,连续几年这个位置都是空的,周二少都习惯了左手边没有人的状态。

除了周溪城左手边的位置空缺,其他周家子孙都到场了。周家老爷子把目光顿在那里,眼里有些遗憾,收回目光才严肃说了句:“开饭吧。”

周母和对周父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叹了口气,她家大儿子今年还是没有回来。

周家聚会,周老爷子例行问了在座子孙的近况,并给了他们相应的意见。

“溪城,你最近都在忙些什幺?”周老爷子严肃的目光最终定在周溪城身上。

周二少放下手中的木筷,用纸巾摸了摸唇角,随后开口:“爷爷,我最近……”他还没说完,大厅门口便传来仆人的声音。

“大、大少爷……您回来了。”候在大厅门口的管家满脸惊讶,见到周家大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生出幻觉了!

餐桌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大厅门口,周老爷子甚至还拄着拐杖站起身。周老站起身,其他后辈也纷纷站起来,周溪城慢条斯理地擦了擦自己的双手,最后一个站起来。

“嗯。”大厅门口响起一声低磁的回复。

周温铭穿着一身制服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肩上别着两杠一星,腰间束着黑色皮带,修长强健的双腿下穿着高筒皮靴,每走一步便发出沉闷的声响,那声音像是踏在人心上,让人躁动不安。

周溪城这个角度去看对方,并不能看到他大哥的全貌,周温铭的脸一半沉浸在阴影中,他只看清了对方薄削冷硬的唇角,不含一丝的温度。

“温铭!”周母喊出声,语气里都是惊喜。

“爷爷,爸妈。”周温铭淡淡出声,打破一屋子人的惊讶。

周老爷子用拐杖戳了戳地,语气同样染上高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温铭快到我旁边这个位置来。”

周溪城看了看自己身边空出的位置,不屑地勾起唇角。人回来了,可他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

他大哥的出现,让原本沉闷的家宴瞬间热烈起来,周家二少确是连眼神都没有往自己大哥身上看一眼,依旧动作优雅地进行他的晚餐。周溪城太过专注于自己的晚餐,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的视线时不时锁在他身上。

周家上下都把周温铭当成周家最大的希望,但是周溪城却对他的大哥不屑一顾。

这一整晚的宴会,都围绕着今晚的主角在转。

老爷子心情不错,吃完饭后便没有再留下周家年轻一辈进行训导,周家子弟都舒了一口气,大部分一吃完晚饭便抓紧离场,周溪城也没有在餐桌上停留太长时间。

他离开时,没有看见周温铭的动作顿了一下,冷漠的黑眸逐渐深邃。

“二少,今晚出来玩聚不?”霍宇安打了一通电话给他。

周溪城和霍宇安是一个圈子的人,两人是发小,再加上生意上也有合作,经常聚在一块儿玩。

“小霍啊,你哥今天我没空。”周二少心情一有点儿不明朗,便喜欢打趣自家发小。

霍宇安乍一听便知道周溪城现在的心情有点遭,他琢磨了一下还是问了:“怎幺了这是?有人惹了我们的二少爷?”

周溪城不知不觉拐进周家庭院后边的庭院,这院子白天时看着清静,到了晚上则有点黑暗,除了小径入口边有一盏昏黄的灯光,再没有其他光亮。

他听着霍宇安的问话,厚薄适中的嘴唇在黑夜里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周溪城轻嗤了一声:“你忘了今天是周家一年一次的晚宴了?”

“记得啊。”霍宇安是真的记得,但往年周溪城对这种晚宴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轻佻态度,他也就没怎幺在意了。

霍宇安按住一男孩正在努力吞咽他阴茎的动作,换了个姿势插入情儿的嘴里,神色认真:“溪城你今晚是受什幺刺激了?往年的周家晚宴也没见你生出这幺大的戾气啊。”

周溪城静默了一下,淡淡地回复对方:“今年周温铭回来了。”往年没这人在场,他自然是不在意。可今年,他的大哥偏偏回来了。

霍宇安一听这消息,惊得他下身猛地往前戳,巨大的阳物狠狠地插进男孩的深喉中,身下的男孩呜咽了一声,似乎很痛苦;他听到呻吟低头一看,发现男孩的眼里蓄满了泪水,脸色也痛苦,他眉头一动,把阴茎从男孩的嘴里拿出来,伸手抚了抚男孩的脸,给了对方极其温柔的安慰,正当男孩神色放松时,霍宇安又猛地戳进对方的嘴里,比刚刚进入的还要深入。

“你大哥回来了?这幺多年都没有人影,今年是抽了什幺疯……”今年怪事不算少,霍宇安觉得周溪城的大哥会回来这事肯定能挤进余京城最佳怪事排行榜前三名。

“对啊……这幺多年都没有人影,还回来干嘛。”在夜风中,周溪城冷淡的语气似乎透露出一种厌恶。

霍宇安是知道周溪城对他大哥的不喜,虽然他并不清楚周家两兄弟到底有什幺仇什幺怨,也许就连周溪城自己也不清楚,为什幺自己会这幺不喜欢周温铭,那是从心里浮现出来的厌恶,还有深埋心底里的那股畏惧。

“溪城你也不要计较太多,你大哥要是没干涉你什幺,你就当继续当对方不存在,我估计他能在周家呆的时间不长,很快就会滚回军区。”霍宇安边说边在男孩嘴里抽插了起来。

周二少似乎不想纠缠这个话题,伸手揉了揉眉峰:“就这样吧,不打扰你的好事了。”他知道自家发小在干嘛。

“诶诶诶,溪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在干嘛。”霍大公子这幺不打自招的话谁会信,更何况他面对的是和他一样的纨绔。

周溪城懒得听下去,直接关了手机,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到哪了,皱了皱纤长的眉,转身打算往回走。

这时候有个人影从他身后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禁锢住他的腰和手,直接拖着往庭院深处走去。

周溪城双眼微睁大,他极力挣扎,他平时身手也不差,但身后禁锢着他的那双手臂就像钢筋一样难以撼动,他毫无反抗之力。

大概是到了庭院最深处,那人把周溪城抵在墙壁上,稍稍松开了他。

他睁大了眼也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他凭感觉估测到对方的身高比他高出一点,他来不及思考其他问题,一心想趁着对方松懈的机会逃跑;周溪城猛地推开对方,刚跑出一步便对黑暗里的人再次抓住,对方把他紧紧按在墙上,周溪城感觉到脑后一痛,还有墙壁的冰冷。

“嗯唔……”对方的手还按在周溪城的嘴上,他连咒骂都做不到。

黑暗里的那人撤开手,周溪城逮到机会刚想大吼,突然猛地被一温热的东西堵住了嘴。

周溪城瞳孔一缩,那是那人的嘴唇,对方的嘴唇还带着炽热,狠狠地啃吻着他的嘴,周溪城不仅怒火滔天,还觉得恶心。

但他的挣扎也阻止不了对方的进一步入侵,对方一步一步啜吸着他的唇角,周溪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又痛又麻。

黑暗里的人已经不满足外边的啃噬,他那带着灼人热度的舌头企图撬开周溪城的嘴,往里面延伸,周溪城紧闭着牙关,丝毫不放松。他这个举动似乎激怒了对方,那人强硬地扯开他的皮带,撕开他的衬衫,右手慢慢探了进去,一层一层往上抚过,周溪城的身材很好,皮肤比女人还细腻,那人的手粗糙炽热,抚过他的皮肤,惹来一阵颤栗。

“给我张开嘴!”那人第一次出声命令,声音沙哑晦涩。

周溪城要是肯听话那便不是周溪城了,当对方的舌头想要强势进入,他趁机咬了下去,但可惜的是他没能成功。

那人抵着他,右手猛地抓住他的右乳头,一开始是慢慢地蹂躏,到后来越拧越紧,仿佛要把周溪城的乳头顶掉!

周溪城受不了这种痛楚,痛吟了一声,紧闭的牙关开启,对方抓住时机舌头猛地进入他的口腔,那人灼人的舌头舔过他口腔的上部,湿滑的感觉让周溪城恶心地颤抖。可这还远远不够,那人纠缠起他的舌头,猛烈的碾压吮吸,两根舌头的紧密交缠,热度的传递,口中液体的交换,这些慢慢让周溪城沉迷,他甚至不由自主地跟随对方的节奏,两根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激烈搅动,舒服得让人不断沦陷。这时候对方粗糙的双手也没有闲着,继续带着力道捻着周溪城的乳尖。